当前位置:头条 > 健康首页 > 健康首页新闻滚动 > 正文

我这一年-年青医生的感悟

2018-01-09 10:50:04    一点资讯

2018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来临了,我却还停留在2017年初那般青涩悔恨时的模样,似乎还没意识到现在已经过节放假了,所有工作的预约都已经说节后如何如何,尽管我明天还要出医院的周六门诊,下午还预约了一个见面咨询,还要值24小时班,但时间过的真的是太快了。

在新年来临的前几天,人难免会被代入辞旧迎新的虚无中,回想着自己这一年都经历过什么,做过什么,未来还有哪些plan,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情,越想越觉得前路漫漫之修远兮。

“青医社”采访我,2017年经历过最疯狂的事,我竟然是这样心酸回答的:作为青年医生一枚,每天循规蹈矩的工作、生活,要说疯狂的事儿,能在脑海里留下深深印象的只有一个个奇葩的病人,和手术当中一次次惊险的挑战,哪里有什么疯狂的事儿,非要给个答案的话,就是年初还是冬天的时候不堪压力,在参加工作4年后,第一次向领导请了1周的年假,说是陪父母去旅行,实际上是父母陪自己去散心,去了阴雨绵绵鸟无人烟的太湖,享受暂时的逃离。

因为有外科医生的标签,很多人都以为看病、手术几乎就是我工作的全部,但其实这些只占据了我工作中较少的精力,我相信如果让我付出大部分的精力去诊治那些病人,我的临床能力要比现在高得多的多,这一点几乎符合所有重视科研、大学附属医院的所有医生,尽管如此,那些诊治水平最高的医生仍然聚集在这样的科研医院,因为他们规范、规矩,迫不得已喜欢钻研学术,诊治的病人虽然不是最多,但少而精,在自我进化的成长曲线上,往往是指数倍的攀高。

这些医院大部分优秀医生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在科研当中,有人会问,科研是神马玩意儿,就是发表的SCI文章吗,就是申请到的课题基金吗,当然不是这些,科研是我们解决一些科学问题去做的一些尝试,这种尝试的结果如果是正面的可推广的,才有可能转化为SCI文章和课题基金,用来push我们做更多的科研。相比较诊治病人,在科研的道路上医生走的更辛苦,因为可能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结果却是负面的阴性的,到头来没有“成果”的产出,会和那些不搞科研的医生一样,被定义为碌碌无为,所以,搞科研也有很大的风险性。我已经记不清2017年的周末去参加过多少会议了,可能80%的周末都在外出或值班吧。2017年,我发表了两篇SCI,接收了两篇核心期刊的文章,参加了世界肺癌大会,发表的文章还被AME出版公司作为亮点研究推广,但是还有几篇投稿一直在被拒绝,申报了4个课题基金没有一个成功,但我还在打算写新的,继续申报和投稿,我不会用屡败屡战来安慰自己的屡战屡败,但想在此立下flag,我不能停下来。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