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情感首页 > 情感首页新闻滚动 > 正文

江湖的爱恨情仇,宛若一杯茶

2018-01-14 00:40:27    东方头条

古今幽情一壶茶

金庸先生说理想的爱情是一见钟情、从一而终、白头偕老。一如好茶,长在云雾缭绕的山上,在最佳的时间采摘,经过精心烘焙。有懂茶的人来择水选器,并用心品尝。然后芳香四溢,回味无穷。

雨前茶碰上时差茶叶的采摘讲究时间,“采茶之候,贵及其时,太早则味不全,迟则神散。”“其日,有雨不采,晴有云不采;晴。采之。”采得早了,没味道;晚了,茶叶粗老;雨天采了,色泽暗黑。

真是能折腾啊。两个人的相遇也是这样,早了,在年少还不懂爱情的时候;晚了,心酸的浪漫,纵然万般柔情又如何。所以李碧华说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张爱玲说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只有韦小宝是个异类,他的爱情是蔑视时间的。“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今后八十年是跟你耗上了。就算你变了一百岁的老太婆,我若不娶你到手,仍然死不瞑目。”

这样的对白绝非一般人想得出的,可见韦小宝是个不一般的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溜须拍马得心应手,十足的一个市井无赖,却有操纵时间的法子。

在东京时间遇见双儿。欢喜得胸膛像要炸开;在纽约时间与方怡同行,只盼天下的道路永远走不完;在巴黎时间遇见阿珂,感觉魂都要飞掉,那时阿珂对郑克爽一往情深,可是对结果全无半点影响。当然,他是韦小宝,其他人是没有这等本事的。只有求菩萨让自己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清茶恋上松间雪

品茶重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十分;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

段誉是金庸小说中最令人羡慕的人物,大理世子,年少英俊,个性温和,像一杯清茶,偏偏走哪都好运相随。不爱习武。逼急了就离家出走,遇上一群美丽的姐姐妹妹围着宠着。

就是跌入山谷也与众不同,人家摔胳膊断腿,他掉无量山中的琅嫘福地里去了,初练北冥神功,再练凌波微步,一代高手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误入曼陀山庄,本要作花肥的,却见到了神仙姐姐。如果说这个世界上上帝最爱谁,那一定就是段誉了。

而王语嫣则是那松间雪,美丽而别致,虽尽知天下武功,可以指点高手过招,自己却使不出一招一式。最有意思的是清茶与松间雪的爱情,竟然是在枯井底污泥处成就的。

碧螺春遭遇大碗

茶器是品茶的一个重要内容,好的茶器,不仅在颜色上可以衬托茶汤色泽,同时材料坚而耐用,不损茶汤的滋味和香气。

碧螺春是茶中佳品,饮用时却要泡在大碗里,茶细器粗。相得益彰,就是这个道理。爱情也一样,两个人的好需要相互欣赏,相互衬托。

郭靖与黄蓉演绎的就是大碗和碧螺春的经典爱情。如果说冰雪聪明、精灵古怪的黄蓉是碧螺春,那么从小在大漠长大,天资愚钝,毫无心机的郭靖就只能是只大碗了。

碧螺春爱上了大碗,与其说是大碗的福气,不如说是碧螺春的聪明。白瓷杯精致,玻璃杯剔透,精致剔透的东西往往容易碎,哪有大碗宽厚结实让人觉得安稳啊。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