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情感首页 > 情感首页新闻滚动 > 正文

明天民政局离婚,带上你的结婚证,身份证,我净身出户

2018-02-13 15:49:19    东方头条

白雅躺在床上,睡不着,拿出手机玩贪吃蛇。

电话进来。

她按不了方向键,她的小蛇撞到了墙壁上,死掉了。

白雅火大,接听了苏桀然的电话,不耐烦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娇滴滴的声音,“然哥哥,快来,人家好想要!”他助理的声音传了进来。

白雅微微一顿,坐了起来,靠在了床背上,狐疑的出声,“喂。”

“小妖精,真是喂不饱你,哪里想要?这里?”苏桀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

手机里面的声音越来越过分。

白雅握着手机,定定的听着,睫毛颤抖着,目光,却清澈无比。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痛,好像被丢进了绞肉机,呼吸都困难。

可,她并不想要挂电话。

为什么还要维持这段婚姻?

在这段婚姻中,她受到的是,无止境的伤害。

一点都不觉得爽快。

无非,是她还念着他以前的好,对他,还抱着那一点点的希望,所以,坚持的走了下去。

现在,她要深刻的记住现在他对她的残忍,以至于,以后想到他这个人,都不要。

白雅扯了扯嘴角,眼泪,静静的流了出来。

不是因为还爱着,而是因为她觉得过去的白雅可怜。

用尽力气爱一个人,被陷害,被背叛,被伤害。

如果她在坚持,她还爱,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对方挂了电话。

白雅慢慢的躺回床上,看着白白的天花板,静静的感觉痛感从心出发,流淌进血液,以至到四肢百骸。

*

苏桀然别墅

助理眼中流淌过得意的阴鸷。

这个录音是她之前就录下来的。

这次,白雅该气死了。

苏桀然从浴室出来,围着浴巾的他,性感又危险。

他睨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散漫的拿起,打开通话记录,看到白雅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冷凝了下来,犀利的扫向助理,质问道:“你给她打电话了?”

助理一惊,害怕的身体微颤,眼睛红润,眼泪倾巢而出,“然哥哥,你救救我,我不过是想跟她道歉,你知道,如果她在媒体面前胡言乱语,我爸爸妈妈就知道了,她再加油添醋,我以后怎么做人。”

“你跟之前那个圈子还在联系?”苏桀然拧眉,目色越发凌厉,死死地盯着助理。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为您推荐:

四川:硗碛瑞雪

18-02-24 16:46

小米鸡蛋红糖粥

18-02-24 17:21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