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社会首页 > 正文

孕妇无力偿还现金贷喝药自杀 死后家人收催债电话

2017-12-07 14:25:58    中国青年网  参与评论()人

叶巧英自杀当天,叶伟民和妻子正在什邡市的一处工地上干活。下午一点多,女婿李平打来电话,“家里出大事了,你女儿喝了药,赶紧回来!”

夫妻俩随即坐上儿子的出租车赶了200公里的路,见到女儿时已是傍晚五点多。望着躺在堂屋早已停止呼吸的叶巧英,两人哭成一团。

虽然只看过一眼女儿留下的遗书,但叶伟民依稀记得里面写了些什么,“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是被人所骗,欠上了很多钱,我既不敢跟你说,又不敢跟我老公说。”

这个60岁的老农民用并不标准但能清晰辨识的普通话,回忆着遗书里的内容。他的妻子坐在一边,一言不发,扭过头静静听着。

他们的女儿,今年36岁的叶巧英,于11月12日在服用农药后身亡,同时带走了腹中仅两个月大的胎儿,留下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一个破碎的家庭,以及一连串未解的谜团。

自杀

叶巧英一家来自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观音滩镇。十八九岁那年,她出嫁离开了父母的身边。但她的第一段婚姻并不顺利,直到2013年经人介绍,她才遇到了比自己小4岁同样也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李平。

李平老家在距离观音滩镇20公里外的连界镇的农村,早几年他在镇上买了房,叶巧英便跟随李平住到了连界镇。结婚没多久,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出生了。

平日里,叶巧英就在镇上的家里带孩子,李平在外开货车赚钱,两三天回来一次。她的婆婆——李平的母亲由于年事已高,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有农活时,婆婆就回到村里的老房子住几天,种种地,就当锻炼身体。

11月12日上午10点多,平时几乎不怎么下村的叶巧英突然带着孩子来到婆婆家。那是一栋特色鲜明的两层楼四川民居,平房瓦顶、四合头、大出檐,李平和他两个姐姐从小就在这里长大。

但回去时屋里没人,叶巧英打电话给婆婆,得知婆婆正在房子上坡的一块地里干活,叶巧英便拉着孩子上去找她。

婆婆回忆,当时看到叶巧英时,儿媳的精神和心情都不怎么好,觉得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但接下来叶巧英说的话,让她着急了起来。

叶巧英对婆婆说,我感觉身体疲乏得很,你把孙子带好,我不想活了,我外面欠了太多钱了。

婆婆追问,“欠好多钱?想办法还嘛。”

“我还不起了,太多了。”

“到底欠了好多嘛?”

叶巧英说,欠了七八万,还不起了,干脆死了算了。

说完,叶巧英转头就走,孩子跟在身后。婆婆觉得儿媳说的话不对劲,便追上去。但今年66岁的她腿脚不便,走起路来吃力得很,更别说走上下坡的路。

婆婆走到半路,看到孙子踩到了猪粪,就停下来给孩子清理。等找到叶巧英时,她正坐在屋门前的一片乱砖堆上。婆婆意识到要立马给儿子打电话,但她只会接听,不会拨打,于是叫孩子陪在叶巧英的身边,自己去下坡的邻居找人打电话。

叶巧英在屋门前服下农药。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除署名外)

当天12点23分,李平接到了邻居的电话,话筒那头是母亲的声音。母亲说你老婆把小孩送了回来,说欠了很多钱,情况不对,你快回来。

当时李平正在开车运货,距离宜宾市城外60公里左右,准备运回连界镇上。

李平一听到母亲的话,转手就给妻子打过去。这时他才发现,11点59分,叶巧英曾打来一个电话。

李平记得很清楚,那个时间点他应该刚刚装好货盖上棚布,因为要抓紧过磅,否则过了12点人家就下班了。那时手机放在车里,他就这么错过了最后一次和妻子通话的机会。

李平在给妻子打了四通电话都无法接通后,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家里要出事了。”

他的预感很快就应验了。

等叶巧英的婆婆打完电话再走上来,远远地就看到儿媳仰面倒在砖堆上。婆婆当时就急了,使劲呼喊坡下的邻居,向他们求助。

等邻居们上来后,谁也不知道叶巧英服用了农药,以为她只是怀孕的缘故,身子有些虚弱,最糟也只是流产,便一边呼唤她一边掐着她的人中。

12点48分,李平第二次接到邻居的电话,这次是邻居在说话,“你老婆不知道怎么回事,躺在那里了,看着挺严重。”李平随即请邻居拨打120急救。

过了一会,叶巧英开始口吐白沫,众人把她从砖头堆上抱起,此时被叶巧英压在身后的农药瓶滚了出来。瓶子上写着,“氯氰毒死蜱”。

叶巧英的孩子指着那个瓶子说,这个瓶子是我妈妈的。

事后亲戚问孩子,你妈妈今早喝了奶奶没有?孩子说,我妈妈买了奶奶来,妈妈自己喝了,喝完了没拿给幺幺(乳名)吃。

叶伟民分析,女儿为了不让孩子去碰农药瓶,喝完后就藏到了身后。

当天下午1点27分左右,救护车赶到现场立即开始抢救。但很遗憾,这种杀虫剂农药药效极强,医护人员最终还是没能留住叶巧英的生命。

婆婆说,叶巧英始终拉着孩子的手,李平分析:“我估计她喝药的时候也舍不得孩子,所以一直拉着孩子。”

李平当天下午4点多才赶回到镇上,随即又坐着摩的往村子里赶。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揭开盖在妻子身上的白布,再看她最后一眼。

“喉咙里面说不出话,眼泪就下来了,心里面特别难过。”李平说。

  叶巧英孩子留下的玩具。

催收电话

事发当天下午3点多,李平正开着货车往家里赶,心急如焚的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归属地显示为安徽池州。他回忆了当时的对话内容:

“你是不是李平?”

“是。”

“叶巧英是不是你老婆?”

“是。”

“你老婆买了个东西,有个包裹在我们这,你叫她到我们这里来拿一下。”

“我过来拿嘛,她忙。”

“你过来不行,叫你老婆自己过来。”

“你在哪里?”

“你跟你老婆说嘛,她知道我在哪里。”

“你号码是安徽的?”

“我手机是老家的,我在这边工作。”

“你说这边是哪边?”

“你直接跟你老婆说嘛,叫她过来拿包裹。”

随后电话挂断了,李平说自己也没在意,以为只是诈骗电话,他当时只想着往家里赶。

当天下午叶巧英确认死亡后,她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但由于卡顿,手机始终无法解锁。李平说,我怀疑就是那些骚扰电话,他们打不通叶巧英的,就来打我的。

事发后家属配合警方进行调查,他们在叶巧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发现了两份三篇遗书,一份是给叶伟民的,一份是给李平的。

随后家属要求看一眼遗书内容。叶伟民说,警方把屋子里的人清空,只留下李平、叶巧英的弟弟和自己,要求只能看,不能摄像。

叶伟民说,遗书均由蓝色圆珠笔书写。在给自己的遗书中,叶巧英表示自己被骗了,欠了很多钱;李平回忆说,妻子给自己的遗书大部分内容是在道歉,同时他也证实,叶巧英在遗书中提到过被骗。

叶巧英到底被谁骗了?

叶伟民说,当天警方告诉自己,叶巧英的包里有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了两列共12家网贷公司的名字,具体有哪几家,警方没有透露。

此时,叶家人和李家人开始怀疑,叶巧英可能受到了网贷公司的催债威胁。

11月13日晚上,李平的二姐用叶巧英弟弟的手机,给这个来自安徽池州的电话打了过去。李二姐假冒叶巧英问对方,“你昨天打电话给我干嘛?”

电话那头是一名男子气汹汹的声音,“你欠钱不还你还敢打电话来?”他接着问,“你是谁啊?”

“我是叶巧英啊,听说你昨天找我。”

“你借了钱不还,装死人吗?马上给我们打2000,马上!”

李平说,李二姐临场反应有些迟钝,对方也许感觉到不对劲,就把电话挂了,随后开始发短信,内容是一连串问号和脏话,还表示“地催明天直接去你家”。

李二姐在对话中想要约见对方,当面还钱。但对方表示要通过微信转账,“你孩子在哪个幼儿园我们也知道”,“加我(微信),不然找到你儿子你就死定了”。

随后的短信对话中,对方自称金汇金融柏某某,三句话离不开威胁叶巧英的儿子,要求立马还钱。

  催债人员短信。 受访者 供图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