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社会首页 > 正文

保姆拐走主人儿子养26年:找到亲生父母就去坐牢

2018-01-11 18:29:39  重庆晨报  

除了何小平和前夫刘小强,没有人知道刘金心是拐来的,邻居只看到何小平不容易,“一个人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刘小强也承认,“我没怎么管两个孩子,都是她在操心,新房子是她买给儿子结婚用的。”后来刘金心和女朋友分手了,据何小平说,是因为订婚的时候女方要6万元彩礼单,但她只拿得出2万。

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在里屋看到一套护肤品,何小平说是去年9月份刘金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刘金心也在电话里证实,“因为我妈一辈子不容易,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我每个月给她一两千块钱喊她喜欢什么自己买,但她都替我把钱攒下来,所以我现在就看她差什么买给她。”

何小平说这些,是要反复证明,“我知道我自己做了歹事,可是我一直把儿子当亲生的养,儿子也把我当亲妈。”

儿子刘金心

刘金心在外打工,新房子基本没怎么住过。何小平经常会过来替他打扫清洁。

寻亲

“如果他跟着亲生父母,在解放碑长大,也许会读大学、硕士、博士”这些年,何小平无数次想过要给这个拐来的儿子找到亲生父母,“那时候我太年轻,不懂事,死了两个孩子就像得了失心疯。后来我自己有了生养,体会到当妈的心,丢了孩子心里该有好痛。”可是“一想到要伏法,我就不敢了”,哪怕三四年前,前夫刘小强跟她发生口角后,扬言要举报她,“敲诈”她13万,她也认了,写下一张欠条。不过刘小强说:“那是我一时意气,我知道那是何小平的死穴,吓唬她的,欠条过后被我撕了。”他强调,“拐个孩子,是她自己的主意,我是不同意的,不过她这些年一直对孩子很好,我基本没怎么管。”

何小平去庙里求了一尊观音菩萨,把菩萨带回家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我把我做的歹事全部说给菩萨听,求菩萨原谅我”。接着她一个人偷偷来了一趟重庆,那是她时隔多年再次来重庆,她想找到当年那户人家,可是“一切都变了样,翻天覆地,全是高楼大厦,我找不到路”,何小平只好又回去。

直到2017年夏天,何小平无意中看到一档电视节目《宝贝回家》,“七八十岁的老母亲,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满头白发了还在找。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作孽呀。”

何小平跟儿子、女儿坦白了,女儿哭着求她,“妈妈不要去自首,我怕你要坐牢。”但何小平执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自首。

2018年1月3日,上游新闻—慢新闻记者也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警方证实:大约半年前采集了何小平、刘小强、刘金心的DNA,可以证明的是刘金心与何小平和刘小强没有血缘关系。

刘金心不能接受,“那天我买了一瓶白酒,把自己灌醉了。”后来他离开南充,去了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月薪5000元,“我前几天又把自己喝进了医院,心里憋得难受。”但他宁愿憋着也不愿多谈,只说,“我妈对我这么好,我没想过我妈不是我妈,亲生的能找到就找,不能找到就算了。”

刘金心初中辍学,是何小平觉得最对不起他的地方,“如果他跟着他的亲生父母,在解放碑长大,也许会读大学、硕士、博士,一定会有出息。但他跟着我,吃了很多苦,书没读好,也没个好工作。”

刘金心的DNA被放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可是,半年过去了,通过比对认亲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父母。寻亲关键词:解放碑、大院、医院、绿色大门、梦生……何小平很着急,上周,她再次来到重庆,希望通过上游新闻—慢新闻公开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

解放碑还是那个解放碑,但周围已变了模样。何小平来到当年的临江门2路车总站附近寻找线索。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为您推荐: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