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社会首页 > 正文

大白菜:北京人温暖记忆 冬储白菜日售1万3千斤

2017-11-14 11:04:23  东北新闻网    参与评论()人

大白菜:北京人的温暖记忆

曾经的北京一到冬天,就变成了一座大白菜的城市:孩子们坐在拉白菜的板车上兴高采烈,全家齐动员热火朝天地晾菜码菜……转眼进入了11月,冬储大白菜开始售卖(见图),虽然这样的“全民运动”早已是旧时光的“回忆杀”,但依然挡不住人们对这个当家菜的亲切回忆和情有独钟。

大白菜里长辈的宠爱

对于高雪来说,关于冬储大白菜的记忆,是冻红的脸蛋和鼻头,是在屋里满是哈气的玻璃窗上画的涂鸦,是过去寒冷天气中热闹的团圆,是关于奶奶、爸爸、妈妈和很多最亲的人。

买冬储大白菜,是那时候周围街坊邻居仿佛丰收般的“盛宴”,也是大家对比各个卖菜点白菜品种、质量信息的“交流大会”。多买百十斤白菜,往往意味着家里的人丁兴旺:下乡插队的女儿回城了,家里的儿子要结婚了。这条街的白菜特瓷实、那条胡同的菜是正经的“青口菜”,在物资匮乏的时候,即使是一棵最普通的大白菜,大家也能咂摸出里面细微的不同,尽力地品尝出里面哪怕多一丝丝的甜美。

小时候有很多次,都是奶奶推着小竹车,一车车地把几百斤白菜推回来。小竹车是孩子最奢华的座驾,每次推白菜,高雪也都要跟着去,除了自己坐的一小块地方,车里所有的地方都堆着白菜。那时候只是觉得好玩,根本没有想到如果自己不跟着“添乱”,每车就能多码十几棵,裹着小脚的奶奶也就能少跑几次路。奶奶说,家里有闺女的,都是女婿帮着搬白菜;有儿子的,一般都是到丈母娘家去献殷勤。奶奶每年都是一边叨唠着“儿子都是给别人养的”,一边催着爸赶紧帮着把姥姥家的白菜买了。

白菜的大卖场也是孩子的“展览会”。大人在搬完了自家的白菜后,还都不忘把孩子也拎上称白菜的地秤,看看这一年孩子涨了多少分量。那时称体重并不方便,同龄的孩子,谁长得高谁长得胖,那家长会乐得合不拢嘴,小孩也就多了一分成为孩子王的竞争力。除了展示身体,大人也会趁这个机会考考孩子的数学:“五分一斤,买100斤,要花多少钱?”更复杂的还会有“100斤菜给你二舅30斤,你三姑又给了咱们10斤,最后咱家有多少斤”,这样的“进阶题”。这时候,数学好的孩子总会跟在家长身边,答对了就有得到奖励的机会。

之后,整个大杂院就都因着白菜而生动起来: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窗台底下,一排排一摞摞,复制粘贴一般整齐码放的全是白菜。为了防止温度过低冻坏,白菜还得“穿上”旧棉被、军大衣,过春节时,要是谁家的熊孩子在院里放鞭炮,准会被家长一顿申斥赶到院外,以免火星儿迸到邻居家的白菜垛上。

单一的白菜,却有着千变万化的吃法。醋溜白菜,这是高雪记忆里,奶奶在冬天给她做的最多的一道菜:方便、速成、脆生、酸甜,菜汤儿还能拌饭。每天中午放学饥肠辘辘地冲进家门,奶奶就会端上这盘颜色鲜亮的醋溜白菜,再把电视拨到中午的评书频道。这对于在学校吃饭的同学来说,算是非常奢侈的幸福。

而里面的白菜叶多数用来作为炖肉的配菜。大白菜经过炖煮,吸收了肉汁的味道,原本的清甜更多了肥厚的味道。要是有路子再买上一些粉条,那这“盘”菜就会升级成“盆”菜,足够一家大小吃到肚歪。或者用肉馅儿汆丸子,放上嫩菜叶,连汤带菜,暖心暖胃。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