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社会首页 > 正文

希望这一次“东北问题”不枉汹汹热议

2018-01-09 17:51:03  国际在线  

“东北问题”又发酵了。如果说毛振华的“亚布力之怼”,是给那句“投资不过山海关”做了一个最新的注脚,反映的是政商关系不够“亲”“清”;那么随后曝出的“雪乡宰客”,就是基层的营商环境恶化。这两件事叠加去年林毅夫团队吉林报告的争议,使东北人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可是,谁是东北人?这很像古人的郡望,往往落到县一级。今天你问一个人是哪里人,他可能会说我是苏南的,淮北的,皖南的,浙北的,甚至更细。唯独你问东北人,很大概率他甚至可能会跨越省际边界,说“我是东北人”。这是多大一个范围啊!三个省,有时还要加上内蒙古东部。可是,东北人真是一个整体性的符号吗?未必。

作为一个在东北生活了十八年,又在上海生活了十七年的东北人,对于最近几年的“新东北现象”,我有自己的一些体会。我时常自问自答三个问题:东北人懒吗?东北人损吗?东北人糙吗?

第一,东北人懒吗?讨论东北现象,不考虑复杂的“闯关东”移民文化传统和特殊的地理区位条件是不行的。东北对国家有特殊的历史贡献,同时东北也有它特殊的产业结构和由此生成的特殊社会结构。这种环境的塑造力量之大,不是个人可以逆转的。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持有一种近乎气候和地理决定论的观点,对于东北而言却有一定适用性。寒冷漫长的“猫冬”和一年一熟的短暂农作,仍然使这里洋溢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我2012年年末在上海松江驻村调查一个月。其间曾遇到一位承包土地搞种植的东北老乡。他开口就说:“咱东北人懒,一到冬天就猫冬,往炕头上一坐,抽烟喝酒打麻将,不到南方不知道东北人懒。你看他们长寿,因为他‘动弹’(运动),总干活儿,八九十岁的老头儿老太太,都抢着来我这儿面试,我还得好好挑挑。每天起早来我这里打零工、干农活,你说他能不长寿吗?”其实,并不是东北人懒,而是东北人的生活方式受限于气候地理条件。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