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头条 > 社会首页 > 正文

科学课时隔16年重回课堂:师资和设备不足是突出问题

2018-01-10 10:55:59    澎湃新闻

接到来自教育部的电话时,曾宝俊正在参加毕业25周年的同学聚会。放下手机,他就兴奋地把通话内容告诉了同学们。


那通电话只有几分钟,他后来意识到了它的意义。身为江苏省的一名小学科学课教师,他被邀请加入教育部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组,参与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组里14名核心成员,有院士、教授,他是唯一一名一线教师。


4年后,全中国的小学生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2017年9月起,小学科学课程起始年级由3年级提前至1年级,定位为与“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基础性课程”,并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内容。


时隔16年,科学课重新回到了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接到那通电话时,连曾宝俊自己都难以预料,科学课“地位”会有如此飞跃式的提升。25年前,他毕业于扬州师范学校,大多数同学当了中小学的语文或数学教师。那天参加同学聚会的37个人中,专职的科学教师只有3名。


他还记得,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是在冬天,北京刚下过雪。可是在参会者看来,科学课的春天就要来了。


春天不是突然降临的

曾宝俊开始他的教师生涯时,科学课在中国的小学课堂里还不存在。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扬州的一所乡村小学教语文。当时全校只有6个班,12名老师,学生最少时只有100多人。


1992年,当时的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自然教学大纲》,首次规定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自然课。在此之前,这门课在3年级开设。


最初工作的6年里,年富力强的曾宝俊从未教过一节自然课。他说,在学校所有人的认知中,这门课因为“轻松”,是专门留给怀孕女老师的“大肚课”,或是由教学任务不多的校长来教的“校长课”。很多时候,这门课会直接被任课老师取消,彻底变成“自习课”。


一次胃出血后,为了养病,曾宝俊转任低年级语文教师,兼教自然课。实验器材不够,他就把篮球当作地球仪教地理知识,用棉签沾取花粉,带着孩子们做实验。低年级的学生上课爱捣蛋,课堂经常是乱糟糟的。可他却慢慢觉得,这门课“太有意思了”。


1998年,曾宝俊家里刚装上座机,为了教授月相知识,他让学生在每天月亮升起的时候给他家打电话。那段时间,他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他还把自然课的教学方法运用到了语文课堂上。教李白的《赠汪伦》时,他问学生“桃花潭水深千尺”一句中为什么要用“千”而不是“万”;汪伦送给李白的歌是什么内容;生活中关于送别的歌曲有哪些。


2001年《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布之后,他瞬间从一名拥有5年经验的“自然老师”变成了“科学老师”。那是中国首次提出小学科学的课程标准,“自然”课程正式更名为“科学”,但取消了在小学低年级的单独设科,取而代之的是“品德与生活”课。


从“自然”到“科学”,在曾宝俊看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教科书开始有了系统性的内容,涵盖了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三大领域。

相关阅读

精彩图片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