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帅:和商业片抢票房很悲壮,艺术电影终会“墙内香”

2019-03-20 17:26:35    第一财经

王小帅:和商业片抢票房很悲壮,艺术电影终会“墙内香”

对于独立电影人王小帅而言,自卖自夸是件难为情的事儿。即便新片《地久天长》目前在IMDb评分7.4、豆瓣评分7.8,但他在朋友圈发张购票二维码图片,也会再三表达歉意,“我不懂宣传,不懂很多网络的东西,只能打扰朋友圈了,不高兴的可以绕过。”

这可能就是偏金牛座的表达方式,轴。

5年前,王小帅的《闯入者》公映,“唯一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的宣发点,并没有给电影带来“好运”,公映首日排片率仅为1.32%,排片集中在早上10点以前和晚上10点以后。

被市场边缘化后,《闯入者》票房最终定格在了惨淡的1003.5万元;同期上映的青春片《何以笙箫默》首日票房超5000万元,是《闯入者》总票房的5倍。

王小帅:和商业片抢票房很悲壮,艺术电影终会“墙内香”

“公映当日,当我看到排厅数量的时候,我那一整天是在震惊、沮丧和绝望中度过的。”悲愤之下,王小帅在微博上发表了公开信《致我的观众》,其中写道,“这可能是商业片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严肃电影最坏的时代。”

肺腑之言还是被解读为“悲情营销”,电影市场的惨烈决战最终引发了巨大争议:从时代背景中挖掘好故事的严肃电影,是否已失去交流的意义?

王小帅不得不面对现实:新旧时代的交替中,历史记忆可能已断裂。当这种现实的无奈伴随寂静的黑夜笼罩下来时,独立电影人还是执着于“紧贴时代的纹理”,寻求黑暗中的一丝光亮。

5年后,《地久天长》凭借包揽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女主角的盛誉,刷屏2月,并趁热选择在3月22日上映。

即便有口碑与流量小生加持,但营销团队未有丝毫懈怠,包括王小帅在内的主创人员的采访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我们做了努力,总比完全不做要强一些吧。至于票房,还是要看观众。”

现实题材的电影非常花钱

初遇王小帅,是在半年前,平遥电影节采访归来,路过小店,点了份羊汤。打过几次照面的王小帅也进来了,已中年的他略有发福,鼻梁上架着圆圆的眼镜,唯有不离手的烟与一贯的黑衣打扮,还带有一点“先锋”气质。

喝着羊汤闲聊,对于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邀约,王小帅还是婉拒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算算时间,那时,《地久天长》应该进入紧张的后期制作中。

“这部电影可能是我制作的挑战性最大的一部电影。”半年后的采访,是王小帅行车之中进行的,电话那头依旧是“烟雾”缭绕中的思索。

5年前,当《闯入者》排片遭遇“架空”后,酝酿已久的王小帅想做一部有着更广阔的共性与共情的影片,“随着年龄增长,对中国40年发展会有不同感触,我们见证了很多普通人在时代的变迁中,从计划经济时代的主流人群变为市场经济的边缘人群。这是一个很好的视角,普通中国人家庭生活与生存形态的变化。”

这样的想法给了《地久天长》雏形,故事的主角还是王小帅熟悉的工人阶级,但他们有人早早下海,投身到商业浪潮,也有人在体制里随波逐流。

王小帅:和商业片抢票房很悲壮,艺术电影终会“墙内香”

国企包江机械厂的工人,曾经当过老师的“刘耀军”就是千千万万普通人中的一员,因为意外事故丧失长子,又失去二胎,刘耀军变得酗酒如命,他与妻子辗转海南,后来隐居在一个福建的渔村,从事修理工作,并抚养了一名养子;妻子王丽云与刘耀军同在工厂上班,丧失生育能力后,她一度伤心欲绝。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