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30%的城市成为“收缩型”,我们要怎么办?

2019-04-11 16:27:31    第一财经

编者按: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官网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提出“收缩型城市”概念,明确“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

那么,中国“收缩型城市”有多严重?又该如何适应收缩城市的规划?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研究员、北京城市实验室创始人龙瀛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在140期【鸿儒论道】中发表演讲。龙瀛认为,“为了增长而规划”,非常好地概括了中国最近20年的一个规划范式。在中国3000多个实体城市中,约有900多个“收缩型城市”,差不多占了30%。对于收缩城市,总体上来说,有反应的政策,也有适应的政策。

中国近30%的城市成为“收缩型”,我们要怎么办?

以下为演讲内容:

中国有多少个收缩城市

城市和人一样,都有类似生老病死的自身发展规律,收缩城市的“收缩”,其实是比较中性的词,并没有说这是个破败的、失落的城市,更没有说这是个腐朽的城市。研究收缩城市,就是认识、尊重并顺应城市发展的一般规律,这也是国家政策等方面的要求。

那什么是收缩城市?一个基本的共识,是用人口口径来看城市收缩与否,并不是用经济的角度。

首先是在人口数据的使用上,我们不能用统计年鉴的人口数据,为什么?一方面,没有大规模的人口普查,很多统计年鉴的数据是参照去年的路径凑上来的,另一方面,城市边界经常变动,一变就不好和历史数据对比,造成断代。我们的团队在研究过程中发现,相比2010年,全国650多个城市(行政意义)中,2014年就有160个城市行政边界发生了变化:比如撤县并到市里面,变成区;撤了地级县,变成地级市。所以,尽管同样的名字,但是范围不一样,研究就无法追踪了。当然现在有了大数据,会对此作数据补充。

具体而言,我们用的是乡镇街道办事处的人口,数据来源于五普(2000年)、六普(2010年),通过数据对比能看到乡镇和办事处尺度人口的变化。对我们团队来说,我们最希望是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出来之后,再跟之前的研究做比较,从而更确切从人口角度反映中国城市化的变化。

其次,在识别收缩城市时,要确定中国有多少城市。

在最开始的研究中,我们用的是行政城市概念,就是市辖区的范围。按照行政视角,中国有650多个城市(当然这个每年都在变,如普通的县变成县级市)。按照这个城市定义,我们研究了2000~2010年中国的收缩城市。

但正如我非常尊敬的学者、北大周一星教授所批评的那样,就中国城市而言,行政范围和实体范围相差太大了。北京市辖区范围是16400平方公里,但里面有一万平方公里(三分之二)是山地,西面是太行山,北面是燕山,所以,虽然行政上北京是16000多平方公里,但实体上主城范围可能也就是五环或者五环半的范围;而如果从功能性城市角度来看,也就是考虑城市对劳动力市场的辐射程度,北京功能性城市的范围可能还要包括廊坊等一部分地区。

所以,在后续研究中,为了更精确地识别中国城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用遥感数据、滴滴数据回答中国有多少个实体城市和功能性城市。比如我们用滴滴数据识别出通勤数据,看一个小城镇有多少劳动力到附近的城市;再比如,县城属不属于城市?很多人回答不是,我觉得行政上县城不属于城市,但实体上它肯定是属于城市,它有自己的公共服务设施、基础设施以及政府大规模用地。运用这些数据,我们认为实体上中国有3000多个城市。

根据我们的研究,2000~2010年,中国650多个行政城市中,180个城市的人口是减少的态势。在下面的城市密度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将近1/3国土面积的人口在变少。而从街道格局而言,900多个街道办事处人口都在变少。

中国近30%的城市成为“收缩型”,我们要怎么办?

2000~2010年中国城市人口密度的变化

中国近30%的城市成为“收缩型”,我们要怎么办?

人口密度减少幅度靠前的城市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