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谈城市大脑:算力时代来临,城市大脑是基础设施

2019-04-24 09:33:50    钛媒体

王坚谈城市大脑:算力时代来临,城市大脑是基础设施

钛媒体注:在数字经济时代,一个城市应该如何在有限的空间中调配资源,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这已经成为现代城市城市治理的难题。

日前,在香港国际资讯科技博览会上,阿里云创始人、云栖科技创新基金会发起人王坚博士做了“城市大脑”相关的主题研讨。王坚认为,如果用城市这个维度来观察世界,人类城市的发展至少经历了三个非常重要的阶段:马力时代、电力时代,以及当前我们所处的算力时代。

在王坚看来,当城市第一次有“马力”城市需要道路,当城市引入电力的时候我们需要电网,当城市对算力依赖性的时候需要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这个基础设施就叫做“城市大脑”。“城市大脑是算力时代全新的基础设施。”

王坚以杭州市的“城市大脑”为例,探讨了算力介入城市治理的优势。据王坚介绍,在杭州高架上每一辆车怎么进高架都会被测算,使得不增加道路面积、不增加车道、也不增加红绿灯的时候能够通过算力,让车行速度在最快的速度提高50%,最少的地方提高10%到15%。

王坚表示,在现有资源无法满足城市发展的情况下,算力完全可以优化资源配置,并提升资源利用率。(钛媒体编辑高梦阳整理)

以下是王坚博士演讲的主要内容,由钛媒体整理:

“城市大脑”是城市新的基础设施

今天我想讲三个事情,第一为什么要“城市大脑(City Brain)”,第二杭州做了什么,第三对城市发展意味着什么?

第一,“城市大脑”这是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大家在过去的十年二十都有一种挫折感,城市发展留下很多问题,比如交通问题,无论国家的大家、城市大家、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比如上一次在巴西开的奥运会上花了那么多力气做交通问题,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第二,大家觉得过去的十几年有挫折,在过去十几年二十年听到很多新的技术的出现,过去五年每年会听说一个技术改变世界,但很不幸都没有改变。今天我们把所有的技术排在一起,从AI到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把想的名字都排在一起。我们面临那么多的城市挑战,问题依旧存在,这是一个重要的思考。

就自己来讲,这个世界发生了几次大的变化,如果不用第一次工业革命代表的话,其实世界如果用城市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至少发生了三个非常重要的变化:

第一个,城市开始的时候第一次让人类社会进入了“马力时代”马力时代有几个重要的发明,第一次非常重要发明在罗马的时候,在城市的发展过程当中,第一次引进了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叫做“道路”。今天大家对城市修道路应该的事情,那个是一次巨大的发明,我们今天要感谢罗马这个城市让每个城市有了道路。

我自己一直对一句话不理解,条条道路通罗马,后来才搞明白因为罗马人去了哪里就把路修到哪里,背后是罗马这个城市为世界城市的发展引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叫做道路。

之后,城市将近两千年的时间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另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也是发生在一百多年以前,我把它叫做城市进入“电力时代”。

我们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在很多时候大家都不认为他在这方面做出的贡献,这个人就是爱迪生。爱迪生对世界最重要的贡献就是他在城市里边引入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叫做“电网”。

实际上,纽约这个城市为世界贡献了世界上第一个电网。今天每一个城市要有电网,大家觉得习以为常,但是130年以前的世界没有电网这个概念。我想城市发展过程中在电力时代引入了电网。

今天我们面临的挑战需要有新的方法来解决的,电网的引入使得我们城市不需要那么多匹马,纽约这个城市在引入电网以前,它跟世界所有的城市一样,也是以多少匹马来衡量纽约城市的繁荣水平。电力的引进改变了这些,发展到今天。当我们所谓的信息发展到今天,五六十年发展下来,其实到了发生质变的时候。

这个质变我认为就是城市也会慢慢的进入从电力的时代进入算力时代,计算能力为城市化带来了很多改变。

“城市大脑”在北京市提出来的,当城市第一次有“马力”我们需要道路,当城市引入电力的时候我们需要电网,当城市对算力依赖性的时候需要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这个基础设施我们把它叫做“城市大脑”。

非常感谢杭州市在三年多以前将近四年以前第一次非常有勇气的,就像罗马要修路一样,像纽约建电网一样,第一次尝试为这个城市建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叫做“城市大脑”。

我想“城市大脑”的由来当我们经历三个时代的时候,它需要一个全新的基础设施。

我想这个基础设施得益于很多东西,像物联网、计算机、大数据等等,这些基础设施是所有基础的的承载,如果没有现在的电网也谈不谈交流电技术的成熟。现在的电网使得交流电的长途的传输变成可能,基础设施对技术的推进也是显而易见的。

纽约有电的时候那个时候只有一种电器叫做灯泡,世界先有电网以后才有今天的电冰箱、电视机,这个世界不是因为先有空调、电视机和电冰箱才去建电网,这是电网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从这个角度来讲,“城市大脑”的出现会推动我们今天想象不到的所有的可能的新的发明出现如果没有道路的出现就不会有今天那么丰富多彩的交通工具,不是因为有了交通工具我们才有了道路,实际有了道路以后才促使大家去想象有那么多的不同的交通工具的出现。

所有的技术发展历史上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我想“城市大脑”正是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杭州的“城市大脑”做了什么?

杭州做了什么?我觉得杭州还是非常有勇气的,当全世界还在谈信息时代,杭州已经明确了一件事情,对城市来讲“城市大脑”是非常重要的措施,大家可以理解一件事情期,讲了那么多年的“城市大脑”,包括在美国、欧洲,其实大家还是没有搞明白它到底“城市大脑”在哪里,结果是一个城市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搞清楚。

我想杭州用最简单的大家都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情,我们把一个城市最基本的东西搞清楚了,使得我们让这个城市有了智能变得可能。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做“城市大脑”发现在全世界为什么交通问题解决不了,因为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辆车。

比如杭州是世界上第一个数字城市,在全世界各地谈到交通问题所有的解决方案依据两个基本数据,第一个数据是这个城市有多少辆注册的机动车,在杭州这个数字大概240到250万辆。第二个,基于每天曾经到过路上的车有多少辆,第二个数字大概110万辆到120万辆。

开始提出“城市大脑”以后,我问了相关人员,注册的车250万辆,每天上路的车120万辆怎么得来的?我花两个月时间想搞清楚,我的结论科技方法猜出来,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辆车,很复杂的方法,过去来看是科学的,猜的也是对的,还是猜出来的。

我当时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我们说话的这个时刻,到底有多少辆车,我们在演讲这个时候有多少辆,但是没有告诉我。其实“城市大脑”很好的以此为契机,第一次把某个时刻路上多少辆车数出来,改变了对交通的所有看法。

杭州的注册机动车250万辆,通过传统的统计方法统计出来每天上过路的车120万辆,大家心里猜一个数字?

实际上,在我说话的这个时候杭州路上只有20万辆车,这是大家对一个城市的规模发生巨大的变化。

在杭州最堵车的时候路上多少车?其实只多了9万辆车,也就是30万辆车,我们从一个250万辆车的事情变成120万辆,从120万辆变成了20万辆,其实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只是多了9万辆车,我们多了两千公里多了9万辆车造成我们所有的大家看到的城市的问题。

我想要感谢杭州,杭州第一个世界城市数清楚了,我们可以用一个新的方式用问问题,用一个新的方式解决问题。在中国,今天看起来最先进最大的城市试图解决的还是250万辆车的事情,不是想解决的30万辆车的事情,结果一定解决不了。因为问题不是那250万辆车造成的,因为在路上的30万辆车造成的。

我想说数这个数字是需要巨大的计算能力,就像今天在这个会展中心点一盏灯要消费电,今天因为电便宜使得你忘了,我想这是算力时代的开始。

第二个算力时代的当你数清楚这个事情的时候,发现其实我们整个交通控制系统里边的方方面面都是没有被准确地计算过。同样一全世界红绿灯也是这样的程度,没有人为每一辆车好好算过应该怎么通过一个过今天所有的车通过一个红等的时候按照事先大家它应该怎么通过红等通过的,杭州是世界上第一个城市。

在杭州高架上每一辆车怎么进高架我们都算过,使得不增加道路面积的时候,不增加车道的时候也不增加红绿灯的时候能够通过算力,让车行速度在最快的速度提高50%,最少的地方提高10%到15%。

有一天我们就会明白其实一个城市要提高通行能力修路不见得最好的办法,用算力给每一辆车进入这道路算一个方法是一个解决的问题。

我想杭州是做了这个探索,当然交通的探索可以用到各个方面,到最后其实一个城市每用一度电也是应该被计算过的,一个城市用掉的每一滴水也是应该被计算过的。所以杭州在做旅游系统的时候,就想做一件事情,怎么让住到酒店的人让他知道在酒店消耗的电是被算过的,节约下来的电可以让他的住宿成本下降。

“城市大脑”的对城市的意义:算力时代即将来临

其实我们今天所有资源的消耗都是没有被好好算过的。当你修了路的时候你带来的世界上更多的空间资源,你可以到别的地区去,城市可以变大了。当带来电力的时候,一个城市带来了巨大的的能力,使得城市可以做更多事情。但上回过头来讲,一个城市资源的消耗也更多了。

社会发展到今天为什么交通这个问题存在?就是因为在交通这个事情上反映出修再多的路,再靠别的办法,其实这些资源依旧满足不了城市发展的需求。

大家去看很多城市的发展,在过去十几年可能扩大了几十倍,但是拥堵依然存在,“城市大脑”一个实践告诉大家三件事情:

第一件你今天有机会因为技术的发展,你可以用数据的资源来优化一个城市所有公共资源的使用,交通只是一种,有一天它可能可以优化你的医保。第二件每个城市需要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叫做“城市大脑”,这个基础设施是这些数据能够真正优化社会公共资源的物质集资。第三件一个城市到最后从我们过去依赖电力到依赖算力,所以算力会被正式的引入一个城市,而只是我们讲的计算机,计算机引入城市很久了,云计算也很久了,但是这两个东西在过去的半个世纪告诉大家,算力会变成一个城市不可分割的部分,这是“城市大脑”告诉大家的事情。

我自己想一想也是蛮有意思的,如果从城市角度,我自己有一个愿景,杭州已经做了第一步,当杭州开始做交通的时候我希望杭州有一天能取消限行,有一个专家跟我讲在世界各个城市发展中只要是有过限行的城市再也回不去了。

我希望杭州市能够成为第一个取消限制的城市,因为它的公共资源的使用效率足够高。用自己的愿望做规划的人讨论了很久,他们给不出一个数字证明一个城市到底需要多少资源才可以生活下去,所以我用自己做“城市大脑”的经验给了一个数字,我在五六千人的会场演讲如果“城市大脑”做的很好,没有人反驳我。

我相信一个城市假定规模不变,需求不变,这个城市只要原来10%的资源就应该能够很好的发展下去,像香港这样的城市,我不知道今天用了多少电、多少水、多少道路,但是如果“城市大脑”真正做好的话,可能只有今天的10%的道路、水、电,就足以让这个城市很好的生活下去,原因是每一寸土地、一度电、一滴水都是被计算过,这是将来真正解决一个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最基础的东西,降低城市资源的消耗。

最后,如果从城市发展角度有三个东西非常有意思,“城市大脑”让我们第一次要想一个不同的问题:

第一我们应该像规划土地资源一样来规划一个城市的数据资源。

香港可能是一个土地资源非常缺的地方,可能大家对一个城市所有的数据资源关心的不够。在信息社会这是最重要的资源,可能跟技术无关,跟生活习惯无关,但是我觉得它是一个最基本的东西。

第二,从发展观念来看慢慢会要重视垃圾处理一样来重视一个城市的数据处理。

要把一个城市多少辆车数出来,将来一个城市慢慢的不会因为这个城市垃圾处理能力足够大而骄傲,会为了因为有数据的处理,使得我们垃圾产生的量减少而骄傲,这是完全不同的发展观。让资源消耗下降的话,垃圾的产生的量会越来越小,小过今天这个城市垃圾的处理量。

我想有一天我们花在数据处理上的钱超过花在垃圾处理上的钱,这个城市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水平。

第三,要像规划电力供应一样来规划一个城市的算力供应。

今天我们用的算力少,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随时可得的东西,但是我相信等到真正的“城市大脑”成为城市基础设施的时候,马上会看见这个算力的不够。就像今天每个城市也慢慢体会到电力供应的充足对城市发展有多么重要。

杭州是很好的碰到一些可能其他城市没有碰到的问题,这是我正好碰巧的到,大概几年几年杭州GDP增长速度超过10%,但是杭州电的消耗数字增长速度远远低于过去大家想象的,我当时看到数据蛮欣慰的,也有可能慢慢的经济的发展水平跟电力的消耗慢慢足够了,经济的发展水平跟算力的使用量慢慢连在一起了,代表一个新的经济的开始。

以前我把它叫做计算经济,也是今天讲的所谓的数字经济。我觉得数字经济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的水平跟它的电力的消耗慢慢足够了,但是跟算力的消耗越来越紧密了,我想杭州“城市大脑”是为杭州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做了一个很好的开始。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王坚谈城市大脑:算力时代来临,城市大脑是基础设施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