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法务人员起诉讨薪 石油央企陷同工不同酬纠纷(3)

2019-04-30 09:38:04    中国经济网

一审诉讼请求被驳回之后,杨子珑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提交了管道局“几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相关证据。二审法院认为,涉及的三家公司的关系,是公司系统内体制问题,杨子珑的诉求及理由系劳动用工制度出现的情况,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法院驳回杨子珑的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法院的判决,杨子珑的代理律师王东波认为,公司内部管理制度不能够违反法律规定。一审、二审皆被驳回,2019年3月21日,杨子珑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请求。对于杨子珑来说,此次提请再审可以说是他最后的机会——再审申请被驳回后,再次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同工不同酬并非个例

实际上,杨子珑所遭遇的同工不同酬问题并不是个例。

不止是杨子珑所在的公司,管道局旗下其他公司也有这样的情况。一位入职超过4年的女员工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公司,合同化、市场化两种员工薪资差距要小一些,基本工资的差距在四五百元左右,而在津贴、房补等补贴上,市场化用工还比合同工少两三百元。她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工资条,这些信息也是从合同工那儿探听到的。

3月18日,记者来到位于河北省廊坊市的杨子珑所在公司,以求职者的身份与近10名员工进行了沟通——他们清楚地知道合同化和市场化的差别,并且默认了这种不平等的待遇。一位女性员工介绍,她是合同化员工。当被问及合同化和市场化两者有何区别时,她说:“合同化是正式的呗。”身份的不同直接影响员工的收入水平。负责质量检测的一位员工介绍,他所在的部门有100多人,其中市场化员工20多个,合同化员工80多个。据他介绍,干一样的活,市场化员工和合同化员工的薪资差距有一两千元之多。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