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法务人员起诉讨薪 石油央企陷同工不同酬纠纷(5)

2019-04-30 09:38:04    中国经济网

然而,中油工程在重组中和重组后似乎并未解决员工的社保、住房公积金历史问题。杨子珑所在的公司没有将他2016年之前欠缴的住房公积金补缴完,同工不同酬的问题也依旧存在。

旗下公司是否存在同工不同酬、拖欠员工社保、住房公积金等情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中油工程,但截至发稿时暂未接通。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律师认为,借壳上市标准等同于IPO,资产注入方需要出具承诺,为标的资产在缴纳社保公积金等方面的风险兜底。

值得注意的是,管道局的人事问题在中石油集团内部也曾被提及。2017年3月,中石油集团对管道局反馈专项巡视中就提到了,管道局执行选人用人工作制度不严格,存在部分单位超职数、超职级配备干部,机构人员超编,岗位设置不规范,管理层级多等问题。

到了2018年,管道局称,继续推进机构改革,突出效益导向的原则,以利润总额完成情况为依据,持续调整完善绩效薪酬管理。杨子珑称,也是在2018年与公司的诉讼过程中,自己已被停职,他只好选择去烘培店学习制作蛋糕。

“(之前)因为身份的问题公司不认可,(我)就想着找一个凭自己努力就可以实现目标的工作。”杨子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表示,之前长期与石油打交道,现在也想换个环境。每经记者 岳琦 苏杰德 每经编辑 梁枭

杨子珑刚刚结束了在烘培店的学徒实习期。对于33岁的他来说,转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原工作单位管道局工作了近10年后,他竟和这家央企对簿公堂。

管道局全称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据由其改制而来的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管道工程公司)官网介绍,其修建的油气管道总里程超12万公里,还曾参与西气东输管道系统的建设。改制后的管道工程公司还被注入中石油集团工程资产上市平台中油工程(600339,SH)。若不出意外,作为“石油子弟”,杨子珑也许会与父母一样,在石油系统待一辈子。而杨子珑却遭遇了同工不同酬,甚至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管道局没有为其缴纳住房公积金。“每个月到手的钱和正式工差得挺多的,想到一直受这种待遇,心里确实有点难以接受。”杨子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一般员工干到法务人员的杨子珑咽不下这口气,也收集了足够的证据。2018年5月,他将管道局告上法庭,要求后者赔偿工资差额、节假日工资和补缴住房公积金等(合计)超过60万元。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