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东:“收缩型城市”不是贬义词(3)

2019-05-07 17:23:51    第一财经

第八,“收缩型城市”的主要问题是低生育率。这是老工业区存在的普遍问题。东北地区生育率长期低于国家平均水平,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辽宁省2018年统计公报显示,目前辽宁省65岁人口已经达到661.3万人,占15.17%,属全国最高。整个东北常住人口增量逐年下降,在全国排名倒数;人口出生率也是全国倒数。东北除了四大副省级城市以外,不少城市每年都流失一两万人,以抚顺为例,2012年末人口数量是219万人,2017年末则是213万人,5年时间自然减少了6万人,这是不可逆的。

第九,“收缩型城市”的问题,表面是人口外流问题,是经济结构问题,背后是体制和机制问题。过去的体制机制问题,如东北很多农村地区也有众多国有企业——国有农场、国有林场、国有盐场、国有苇场。

东北老工业基地存在体制机制僵化、市场化程度不够的问题,这反映在国有企业改革滞后上:一是国企改革进展比较慢,现在东北还存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大锅饭”“ 铁交椅”,二是老工业区有大量的历史遗留问题,老国企背了很多包袱,他们有自己的教育系统,托儿所、小学、中学、技校,养老院、医院、农场、公安处等,不是不想改,而是动不了,很难改。

第十,“收缩型城市”并不是贬义词,不是负面概念。提出城市要调整规划和建设思路,不是不重视这些城市,不是忽视了这些城市的历史贡献。有学者也提出,“从人均GDP和人均公共资源的角度看,人口减少,但人均占有资源往往增加了”。政策制定者、城市管理者应该适当调整城市化战略,学会做“收缩”的规划。老工业区也需要找到新的发展路径。

第十一,老工业区的城市管理者应该适当调整城镇化战略,从扩张型转为扩张型和收缩型结合的战略,例如东北的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等中心城市要扩张,但很多三四线小城市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收缩。以交通主轴为核心,集中发展大中型城市,在偏远地区、传统的生态脆弱区、生态涵养区、小城镇、村屯这些人口逐渐萎缩的地方,采取收缩型的战略。老工业区的传统产业和传统动能衰退了,新动能还没发展起来,正处于新旧动能交替、青黄不接期。所以老工业区振兴的要义,就是培育新产业,培育新动能。西北、东北的老工业区有40多年时间了,平时加点油、加点水,没换过发动机,现在老工业区振兴得换发动机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