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茅台镇:后袁仁国时代 万亿酒厂走向何方?

2019-05-27 09:38:53    中国经济网

新帅李保芳不满足于纠偏守成,他曾称“茅台不要已富即安”,提出在2020年实现1000亿元营收的计划。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周夫荣

初夏的茅台镇已经有些燥热,制酒车间的空气中混合着酒糟发酵的味道,热气随着粮食蒸腾上升。茅台集团制酒二车间里,十余名工人一组,有的在蒸粮,有的用筢子摊晾拌曲、堆积发酵。短袖、短裤,赤脚,是工人们的共同着装特点。

42年前,袁仁国曾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最近一次出现是在5月23日的人民日报的消息里:“日前,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做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而在人民日报消息发布的前一天,袁仁国就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重违纪违法等问题被双开。至此,这个神秘而颇富争议的传奇人物,在茅台的职业生涯划下了不完美的句号。曾经的灵魂人物和掌舵者被双开,上市公司的表现也难免受影响。5月22日、23日两天,茅台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股价均出现下挫。

从一线制酒工人做到董事长,袁仁国在茅台集团工作43年,其中掌舵茅台18年,曾率领茅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企。他在任期间,上市公司贵州茅台市值一度突破万亿元,茅台集团的营业收入增长48倍,净利润增长68倍。

狂飙突进背后是乱象丛生。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等。

稀缺、不可复制、保质期长、适合运输交易、毛利率高、抗通胀……多种因素让茅台在商品身份之外,多了一重金融产品的属性。当它被作为金融产品疯狂炒作时,利益和腐败的漩涡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1234...8全文 8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