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行长辞职 “债券一姐”戴娟案发酵

2019-05-28 09:51:01    时代周报

[摘要] 束行农在担任南京银行副行长时,分管金融市场板块业务,今年2月被查的戴娟是束行农的得力干将之一。“很难不让人联想,圈内都知道他和戴娟的这一关系。”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南京银行正遭遇“多事之秋”,定增方案被否后新方案前途未卜,该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戴娟被查一案仍在发酵,而戴娟的老上司、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宣布辞职。

5月24日晚,南京银行公告,该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行长等职务。“本行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本行经营管理不受影响。”5月27日,南京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

束行农在担任南京银行副行长时,分管金融市场板块业务,今年2月被查的戴娟是束行农的得力干将之一。“很难不让人联想,圈内都知道他和戴娟的这一关系。”江苏当地银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束行农和戴娟是老同事,共事了10余年。

束行农已调往南京新农发展集团,担任副董事长、党委委员。该司官网已更新相关信息。新农发展集团是南京市属国资企业。

此次行长变动,正值该行定增的关键时期。5月21日晚,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决议通过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向江苏交通控股、江苏烟草、南京紫金投资、法国巴黎银行等4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5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该定增预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去年,该行定增方案被监管否定,这也是时隔10个月后,该行140亿元定增方案重启。高层变动是否会影响此次定增,仍是一个未知数。

与去年的定增方案相比,最大的变化在于定增对象。在最新的方案中,发行对象从5家减少至4家,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南京高科均退出原定增方案。对于变化的原因,太平人寿5月23日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以南京银行公告为准,没有更多信息披露。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