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港交所降低上市门槛后,生物科技专家回国后不愁融资

2019-05-30 17:28:55    第一财经

香港交易所集团董事总经理巴曙松30日表示,资本市场要满足新经济独特的融资特点,金融体系的改革也会极大地促进新经济,比如说生物科技领域的进步。

在2019年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智库论坛暨第七届中国软科学奖颁奖典礼上,巴曙松表示,金融体系、资本市场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怎样识别出新经济独特的融资特点,特别是在现有金融体系里面得不到满足的金融需求,然后主动调整金融体系自身的结构、制度和设计。

香港在2018年4月推出新经济上市制度改革,大幅降低上市门槛,最典型的就是生物科技。

巴曙松说:“因为生物科技最典型的特点是需求的错配,全世界生物科技60%-80%的资本支出是在研发阶段,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临床,所以等到它完全商业化、上市,开始达到盈利标准,就这个药品来说它已经不需要钱了。但是在研发的时候,没有盈利、没有业务记录,不容易找到钱。但是等它不需要钱的时候,银行追着它给钱、资本市场追着它上市。”

在新旧经济转型过程中,金融体系要满足新经济的金融服务需求,不能习惯性地把资源源源不断地配置到旧经济。

金融体系的改革会极大地促进新经济,比如说生物科技领域的进步,加速药品的创新。巴曙松举例说:“生物医药上市门槛改革之后,中国有很多原来非常优秀的,觉得自己一辈子就在加拿大、美国、欧洲实验室算数字的这些人,就回来研发了一个药品,可能刚过了一期临床,觉得还要烧很多钱、正在发愁的时候,结果他(公司)达到我们上市的标准,一估值60亿、70亿元港币,他一下就懵了。这都是有真实的案例。”

巴曙松也认为,在新经济发展壮大时,房地产行业也面临转变。“美国经济发展史,要看它的首富从什么产业出来。这个变迁历史,基本上就是美国产业升级和经济转型的进化历史。比如:刚开始要城市化,钢铁变得很重要;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有了钢铁、石油,汽车呼之欲出,变成一个大宗消费品,汽车成为首富;中产阶级兴起后,关注生活质量,所以制药这些行业崛起。其实中国也一样,梳理一下40年改革开放不同时期的首富,可能房地产占的年限太多了一点。”

他补充称,房地产领域很可能在面临着一个转变,就是城镇化速度在慢慢地减速,更多的资源进入到新经济的行业。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