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网络差评师 又来“极限词流氓”(2)

2019-06-03 18:18:04    钱江晚报

最早报案的是嘉兴周先生。周先生在多个电商平台上有店铺,主要经营宣传展示用品。

他遇到的蹊跷事是有人在网上下单,还没等商家发货就秒退,不是真正买东西而是为了有了订单就能形成一个投诉通道。

对方说“你的店铺中使用了广告法极限词,我投诉到工商了,想要撤销投诉就到QQ上来找我。”然后,开价2000元。

周先生第一次给了1000元。他说自己也不清楚网店在宣传中使用的文字是不是真的违反了广告法,“做生意哪有不夸自己的商品的,我们平常也尽量避免用‘最好’‘最优’这样的词,但商品页面上那么多介绍在不断更新,难免就会有没注意到的地方。”

他清理了一个平台的商品说明,没想到自家在其他平台上再次遭遇同类敲诈。经过几番交涉,周先生的网店又给了500元钱私了。后来越想越不对,就向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分局报案。

接到报案后,在阿里安全的协助下,嘉兴警方侦查发现了一个专门在网上进行恶意投诉、威胁商家违反广告法进而实施敲诈勒索的“极限词流氓”团伙。

这个团伙有3人,手法跟此次被判的陈某一样。

他们还会上传在工商部门投诉的截图,以此展开敲诈。警方发现,那些所谓向工商部门投诉的“截图”,经鉴定也全是伪造的。该团伙去年在网络上累计发起投诉9000余次,涉及商家近9000家,目前已经查明的涉案金额超过6万元。

  商家有没有违反广告法应由工商部门认定

原本是想以处罚来规范广告宣传,但是被有些人钻了空子。

浙江大学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说,网络时代广告用语可能有所夸张,但应区分是主观描述还是客观定性。“比如‘最美’和‘最安全’,一个属于主观描述、一个属于客观定性,应当有所区分,不是所有情形都属于触犯了《广告法》并要受到处罚。”

“商家是否违反广告法,应当由工商部门来认定。”他建议,根据《广告法》第九条规定,广告不得有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的情形,工商等相关政府部门应当对广告词用语做进一步细化的分类和界定。好让商家心中有数,有具体的内容可参照依据。

今年3月18日,上海推出全国首份《市场轻微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免罚清单》,规定在广告中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但广告是在广告主自有经营场所或者互联网自媒体发布,且属于首次被发现的,属轻微违规行为,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