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刚兑,会否从小银行开始?

2019-06-04 16:55:55    第一财经

包商银行事件引起市场广泛担忧,关于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讨论也多了起来。但其实金融供给侧改革从2016年就开始了,近期的事件仅仅是过去改革政策的延续而已。如何看待包商银行事件以及金融供给侧改革,我们还是需要放到一个更大的历史背景下去理解。

银行天然爱杠杆,2016年之前疯狂扩张

银行天生偏爱杠杆、偏爱规模扩张。从理论上来说,银行通过负债端吸收存款或者发行债券,相当于从别人那里借入钱并支付利息;通过资产端发放贷款或者购买债券,相当于向别人借出钱并收取利息。

银行主要赚取的是资产端和负债端利率的差价,在利差一定的情况下,银行最大化利润的重要手段是做大资产和负债的规模,所以银行是天然偏爱规模扩张、偏爱加杠杆的行业,其实金融机构大都是如此。

而对银行监管的核心也主要是对银行规模扩张速度和杠杆率的监管,比如资本金充足率的分子是资本金,分母是加权后的资产,资本金充足率的本质就是杠杆率,监管资本金充足率就是在监管银行的杠杆水平。

在2016年之前,金融监管相对偏松的时候,中小银行规模扩张的冲动是非常强的。传统银行吸收存款会受到支行数量的限制,发展速度会相对较慢。为了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中小银行更多是通过回购、同业存单、同业理财等金融负债,来获取资金。

同时,银行资产端通过购买其他银行、非银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资管产品,间接投资于收益率相对较高的信用债和非标资产。采用这样的模式,中小银行规模飞速扩张,例如2014~2016年间我国小型银行总资产年化增速高达25.5%,中型银行18.4%,远远高于大银行的10.7%。

打破刚兑,会否从小银行开始?

打破刚兑,会否从小银行开始?

在短时间内规模大幅扩张的同时,中小银行也积聚了一定的风险。流动性风险和信用风险是银行天然要面对的最主要风险,而在激进扩张期间,这两种风险都明显被放大。一方面,当时中小银行负债端发行的理财、同业存单的期限基本都在半年以内,3个月期限的最多,而资产端投资的非标、信用债的久期却都非常长。

通过期限错配的办法可以赚取期限利差,但期限错配越严重,银行面临的流动性风险也越高,一旦负债端不稳定,资产端也面临被抛售的压力,且投资的资产变现起来并没那么容易。

另一方面,大量资金绕道进入泡沫领域,也放大了银行承担的信用风险。风格激进的银行会投资更多的中低等级信用债、非标资产,大部分流向了房地产、城投等领域,放大了整体经济的泡沫和债务风险。

尤其是过去几年,银行为了规避监管,更多是通过券商、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的通道进行投资,带动非银金融机构规模也快速扩张,但受到的金融监管却相对有限,机构间的责任并不清晰,孕育了一定的风险。

打破刚兑,会否从小银行开始?

金融监管收紧,小银行扩张受限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