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会员费”盈利模式待考 大订单少和定价难掣肘扩张

2019-06-10 09:56:57    中国经济网

距离行业独角兽一步之遥的货拉拉再次被约谈。

5月29日,货拉拉平台被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交警总队和城管执法部门联合上门约谈,责令限期一个月内整改,在6月29日10点之前,清除所有设置车身上的违法经营性广告。这是继去年9月份,货拉拉平台因违反规定被城管执法部门上门约谈,并处以3万元最高上限的行政处罚后,再一次被上门约谈。

资料显示,货拉拉于2013年创始于香港,以平台模式连接车货两端,提供“互联网+”同城物流服务。2014年,货拉拉进入中国大陆。截至目前,货拉拉平台已拥有注册司机400万以上,并服务于2800万用户。

据公开信息统计,截至目前,货拉拉已获得六轮融资,融资总额近5亿美元。中国交通运输协会新技术促进分会专家委员解筱文认为,货拉拉目前处于开拓市场阶段,意欲抢占增量市场,做大规模和体量,以占有市场主导地位,获取发展先机,盈利模式虽新颖,但从长远看还要经历市场的考验。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两次约谈并罚款,问题集中在车身违法经营性广告。“类似车身广告,顺丰速运、京东物流等企业比货拉拉可能更甚,但这些企业起步早,业已具有足够的社会影响和市场地位,政策相对比较宽容。而对于货拉拉,起步晚,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影响力。限制和整治货拉拉车身广告,其线下市场营销宣传必然受到一定影响,预示着这种低成本营销宣传的路未来很难再进行。”解筱文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

按月收取司机会员费盈利

6月6日,长江商报记者在货拉拉平台上下单,从武汉火车站到东湖路169号,11公里的路程需要25分钟,出租车23元左右,货拉拉平台显示,小面包车43元,中面包49元,依维柯86元,中货车118元,6米8卡车280元,7米6卡车330元。等候了五分钟,有司机接单了,是一辆五菱宏光的面包车。“我是今年初在货拉拉平台上注册,充了600元会员,属于中等会员,每天有10单左右。”“为什么要充会员?”,“不充不行,不充会员都抢不到。”货拉拉司机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短途单也就赚个几十块钱,长单利润比较高,再就是搬运的费用,货越多越赚钱但人也更辛苦。根据货拉拉的搬运的收费标准,大件物品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大件物品附加费=大件基础搬运费(25元)+大件楼层费(3元/件/层)。比如一个大箱子或电视/洗衣机,从6层搬下来就需要43元,再搬到没有电梯的3层,又需要34元,共需77元。以北京为例,如果30公里的一次搬家,有3-4个大件,那么全部的搬家费用可能达到300-400元。值得注意的是,当记者表示就自己一个人时,司机也同意上车,而根据货拉拉平台的规定,副驾驶随货跟车人员除外,司机是不能接客运单的。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