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项数据揭示经济新动向,复杂外部环境验证中国韧性

2019-06-11 09:42:24    第一财经

面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国际贸易摩擦不断,以及世界金融市场波动,中国最新出炉的两项数据给出了亮眼答复。

6月10日,海关总署公布5月我国外贸进出口相关情况。数据显示,以人民币计,5月出口超预期同比增长7.7%,进口降2.5%,贸易顺差2791.2亿元,扩大89.8%。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消息,中国5月末外汇储备规模为31010亿美元,较4月增加61亿美元,也创下了去年9月以来的新高。

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众多专家和外贸企业看来,中国上半年采取的一系列宏观经济举措收到成效,使得出口依然保持了合理增速,而进口所反映的宏观经济走势,也依然维持在可控的区间。

海关总署综合统计司司长李魁文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没有变,经济发展韧性强、潜力大、后劲足的基本面没有变,特别是稳外贸、稳外资等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成效逐步显现,营商环境不断优化,这为我国外贸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亦称,我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将为外汇市场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为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提供坚实基础。

5月出口增速超预期

尽管遭遇严峻的外部环境,今年前5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依然延续平稳增长的良好态势。5月,进出口总值2.59万亿元,增长2.9%。其中,出口1.43万亿元,增长7.7%;进口1.16万亿元,下降2.5%。

前5个月进出口总值则同比增长4.1%,其中,出口增长6.1%,进口增长1.8%;贸易顺差8933.6亿元,扩大45%。

两项数据揭示经济新动向,复杂外部环境验证中国韧性

宏观政策减负影响不容小觑。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认为,中国从4月1日开始大幅度降低增值税。增值税从17个点降到13个点,对降低企业负担有明显作用。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补充说,自贸试验区、保税区、国家级技术开发区等园区政策,使得园区进出口发展较快;出口市场多元化过程中,中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欧盟、东盟等的出口向好,也给外贸带来良好外部环境。

珠海三友环境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肖友元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多年以来,企业多元化出口一直在推,只是贸易争端加速了这一过程。短期内没有影响,家电出口美国市场的旺季已过,如果外部环境没有明显好转,半年内会考虑其他第三国工厂做制造。

一些外贸新业态的发展,亦在逆势中显示出强劲的韧性。一直通过海外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eBay、亚马逊等)或海外自营网站做跨境贸易的三态集团副总裁刘莉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贸易环境更趋复杂,不确定性日益增加,但随着5G、AI(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新生代的消费者已经习惯于网上购物,只要产品好、服务好、运营高效并且合规,就能赢得消费者,在市场上抢占先机。

事实上,中国的跨境电商出口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根据海关统计,2018年通过海关跨境电子商务管理平台零售进出口商品总额达1347亿元,增长50%,其中出口561.2亿元,增长67%。

此外,汇率的影响不言而喻。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4月30日的6.73附近,一路下跌至5月31日的6.9左右,贬值约2.5%,这对出口有明显的促进作用。事实上,如果以美元计,前5个月贸易顺差扩大38.3%,5月顺差扩大77.9%,与人民币计价相比,都有相应收窄。

相比出口的稳步增长,进口增速收窄,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中国经济内需的放缓,两者的合力促成了顺差的扩大。

以人民币计,1~5月进口增长1.8%,以美元计,则下降3.7%。以人民币计,5月进口下降2.5%,而以美元计,则下降8.5%。

齐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内需相对疲弱固然显示出中国经济放缓的压力,但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今年整体经济增速依然能达到全球增速(约2.6%)的两倍左右,显示了中国经济的整体韧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6月9日在日本福冈举行的20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结束时的声明中预计,全球贸易疲软可能在2020年将全球GDP增速拉低0.5个百分点或4550亿美元。上月末,IMF公布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预测2019年70%的全球经济体增速将会下降。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至金融危机以来新低,下调美国2019年经济增速,同时上调中国2019年增速。

外贸数据还显示,今年前5个月,欧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总值1.9万亿元,增长11.7%。其中,对欧盟出口1.13万亿元,自欧盟进口7649亿元,增长8.3%;东盟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与东盟贸易总值为1.63万亿元,增长9.4%。其中,对东盟出口增长12.9%,自东盟进口增长5.2%。

值得关注的是,相较中国对欧盟、东盟和日本等主要市场进出口的增长,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了关税高压政策,今年1~5月,中美贸易总值下降9.6%。不过,因中国自美国进口下降更多(-25.7%),对美顺差反而扩大11.9%,这背后是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美企丧失贸易机会。

外储创去年9月来新高

在外贸出口逆势增长的同时,中国外汇储备也创下2018年9月以来的新高。

5月末外储环比增加61亿美元,是在4月出现小幅微跌后,再次恢复正增长。此外,黄金储备已连续第6个月增加。

两项数据揭示经济新动向,复杂外部环境验证中国韧性

对于5月外储变动,债券估值因素有较大正面贡献。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影响5月外储变化主要有三方面因素:一是,全球主要国家债券指数有所上涨,导致估值增加;二是,汇率折算影响大体稳定;三是,5月资本流出增加,外汇占款持续负增长。

一直以来,美元指数的上涨会导致外储中其他非美元货币折算为美元时出现折价,导致储备账面下降。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刘建认为,“5月,欧元、英镑贬值,日元升值,粗略估计汇率估值因素对外储负向贡献有50亿美元左右。”

但刘建表示,5月美国、欧元区、日元、英国等主要国家国债收益率都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其中美国国债收益率从2.5%大幅降至2.1%,价格上涨带来账面资产增加,对外储有较大贡献。

华泰宏观李超团队认为,全球债券收益率下跌对5月储备估值影响在300亿美元左右。

王春英就5月外储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时也表示,5月,全球贸易摩擦升级、英国退欧不确定性等多重因素推高市场避险情绪,美元指数和全球债券指数有所上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外汇储备规模小幅上升。

此外,刘建认为,5月人民币汇率贬值可能带来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但预计跨境资金流动整体平稳。据统计,当月境外机构继续净增持人民币债券,这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陆股通的资金流出。

继5月人民币对美元走贬并给外储带来一定程度的下降压力后,近期,汇率市场波动加大,特别是6月7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较大幅度走低,最低突破6.96关口。截至6月10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8925,上调20个基点;当日在岸人民币收报6.9332,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跌171点。

王春英称,未来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因素仍然较多,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可能加大。但我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将为外汇市场平稳运行提供有力支撑,为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提供坚实基础。

6月8日至9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出席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就中国经济金融形势、人民币汇率、贸易问题等阐述立场时也表示,将继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中国宏观政策空间充足,有能力应对各种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市场避险情绪增加,全球央行包括中国央行都在购入黄金。自去年底中国央行开启黄金“买买买”模式后,今年5月黄金储备规模继续增加。5月末黄金储备为6161万盎司,环比增加51万盎司,自去年12月以来已连续6个月增加。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