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突击稽查77家药企账目 剑指虚高药价“挤水分”(2)

2019-06-11 09:43:01    中国经济网

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上世纪80年代后,医药代表这一职业从国外引入中国,但工作内容不再是普及新药和医疗设备、器械的基础知识,而变成了促销。销售的主要手段是给医生回扣,医生通过开药提成,作为企业来讲是带金销售,对于医生则称为开方提成。”

而这一系列对药企销售费用的核查,或将是今年药品价格监管、甚至医改的重要一步。

梳理药价为医改打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药企稽查中,财政部专门会同医保局成立了部际协调工作小组。对国家医保局角色的强调,意味着此次账目审查只是第一步,摸清药价形成机制,从医药改革入手的三医联动改革才是背后深层次的目标。

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虚高的药价侵占了医疗服务价格提升的空间,也消耗了医保基金,吞噬了医改成果,可以说医药企业带金销售是阻碍医改的罪魁祸首。”

从2018年5月31日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成立开始,专司对医药医保的监管工作,开启了医保基金强监管的时代。

就在财政部发文稽查药企账目的同一天,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在制定文件方面,国家医保局今年12月底前将向国务院报送医保基金使用监管条例。

强化医保基金监管,不仅意味着加大打击骗保套保的力度,也意味着降低医保基金的不合理支出。“药价虚高,某种意义上也能理解为骗保套保。”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从2017年正式开始的医药分开改革,旨在降低患者在药品、医用器械检查等方面的支出,提高医事服务费,使医务人员回归治病这一工作职能。从政策思路可以看出,药品价格“挤水分”不只是为减少医保基金支出,更是整个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的腾笼换鸟之举。

“可以说,财政部的此次稽查,首先是摸底药价形成机制,引导药品以疗效为价格根据,为合理药价的发现做准备;同时,整治药价虚高是三医联动改革的准确切入口,腾出不合理的药价,为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腾出空间。长远地说,是为医改做准备。”魏子柠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