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上诉机构前首席法官巴克斯:平行DSB机制和诸边主义挽救WTO(4)

2019-06-17 09:22:50    第一财经

巴克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与莱特希泽在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贸易的基本方针上的看法就存在很大差异。莱特希泽是优秀的贸易律师、技巧高超,但同时他也是单边主义者(unilateralist)和保护主义者。我们初识时,他是美国钢铁贸易方面的律师,而我当时是美国国会议员。当时的问题是,美国是否要同意更新贸易纠纷解决机制,新的机制需要是强制性、具有约束性的,我始终认为这是必要的,但莱特希泽一直持不同看法,他说过要回到GATT时代,在这一机制下,任何一个成员都有权否决报告的通过、争端解决机构的组建等。

美国政府现在相信的是权力统治,而不是法治,他们也已经开始行动,包括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退出与伊朗的核武器协议、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我认为这都是错误的。

(注:WTO设立了专门的争端解决机构,负责设立专家小组和上诉机构,而在GATT下则无此类机构。专家小组和上诉机构报告的通过采用了由DSB不一致否决的原则,此原则的采纳使专家小组和上诉机构的报告一般都可以通过,与GATT下一票即可否决的制度相比,其解决了争端久拖不决的情况。)

第一财经:如果退回到GATT时代,我们将会付出什么代价?

巴克斯:莱特希泽似乎试图要“杀死”上诉机构,他们希望上诉机构能够服务于美国的利益,但上诉机构的判决始终是公正且独立的,这也是该机构建立的原则。

第一财经:回到GATT时代,美国的确可以掌握更大的话语权。

巴克斯:在GATT时代,每个国家都能一票否决,这在WTO下是不存在的,显然特朗普和莱特希泽更希望回到GATT时代。因此,过去一年多来,美国始终在阻碍WTO上诉机构任命新成员,这也导致上诉机构目前只剩3名法官。条约规定,上诉机构必须要至少有3位法官来参与上诉裁决,如果人数不足,就无法发挥效力。目前的情况是,2位法官的任期将在今年12月到期,那就意味着届时就只剩下1位法官,这是来自中国的一位女法官,她在过去很好地代表了所有WTO成员行使权利。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