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7月降息窗口开启,“全球比差”再迎货币宽松期(3)

2019-06-20 16:16:21    第一财经

其它经济体在跟进

近期,几乎所有国际机构都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也将风险资产的预期回报率下调。

劳森对记者表示,“我们预期全球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至2021年将一直处于低于金融风暴后的平均水平。 虽然美国、中国和欧元区的经济回暖,带动第一季度全球增长升温,但其它市场普遍增长乏力,特别是阿根廷、巴西和俄罗斯的经济活动收缩,韩国、马来西亚等与全球供应链密不可分的‘超级贸易’经济体亦不能幸免。 ”

“同时因为出现贸易摩擦,全球贸易总额和商业投资将受影响,为了应对最新的中期经济放缓,各国将接受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劳森表示。

一些主流机构预计,除了欧美主要央行将开始政策宽松,新兴市场央行也将采取行动,有的已经开始了,比如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以及智利。6月4日,澳洲联储宣布了近3年以来的首度降息;6月6日,印度央行年内第三次降息。渣打预计印度尼西亚和韩国央行也将开始宽松周期。

中国经济支持政策会持续

机构普遍认为,即使外部不确定性好转,中国也不会大幅逆转对于经济的支持性政策措施。

经历了一季度的“绿芽式”复苏,在季节性因素消除和外部因素的影响下,相关数据发生微幅变化:中国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 5%,预期 5.4%;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5.6%,预期6.1%。

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在外部环境有进一步好转的预设下,中国内部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保持稳定,稳健货币政策会略有宽松,下半年预计还有一次定向降准,并且中国可能在美联储降息后有下调公开市场利率的调控政策。

“前期政策面利好通过企业补库存带动供给端扩张,目前看来,稳增长还是主要依靠内需发力。”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记者说。

关于目前市场争论的是否需要加大逆周期政策力度的问题,“我们认为短期内在总量层面加大宽松力度的必要性不高,诸如全面降准、降息和扩大专项债规模等政策更多应该作为政策储备来运用,目前政策的核心依然是在提高宏观政策的有效性,加快各项稳增长政策的落地和实施,并通过有针对性政策的出台来把货币和财政资金引入实体经济。”章俊称。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