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集中度严重超标、沦为股东“提款机”,中小银行治理缺失暗藏风险(2)

2019-06-26 17:49:35    第一财经

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贷款集中度超标受罚屡见不鲜。早在2018年12月,葫芦岛银行因为违规转让信贷资产、授信集中度超标连吃两张罚单,共计被罚58万元;而关联度和集中度指标严重超标、提供虚假报表的攀枝花商业银行,更是被罚385万元。

相对于国有大行、股份行,贷款集中度过高对中小银行的风险更大。虽然监管并未披露具体信息,但在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中,贷款集中度超标的情况已经颇为严重。

以受到监管处罚的柳州银行为例,截至2018年底,该行前十大单一客户中,贷款集中度最高达11.75%,前十大单一集团客户中最高的更是达到23.79%,对应金额36.44亿元,最低的也达到5.14%,涉及金额7.87亿元。该行前十大集团客户贷款余额138.1亿元,占比高达90.19%。

所谓“贷款集中度”,是指贷款占银行资本净额的比重,单一客户、单一集团客户贷款集中度的监管上线分别为10%、15%。据此计算,柳州银行上述单一客户、单一集团客户贷款集中度,已经超过监管上限1.75个、8.79个百分点。

相较于柳州银行,个别城商行的贷款集中度更高,单一集团授信规模达到了银行资本净额的60%以上。本溪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该行前十大客户贷款总额22.3亿元,占比12.12%,排名第一的客户贷款余额7亿元。由于没有披露净资本等数据,其贷款集中等情况无法得知,但在同期,本溪银行资本充足率仅有6.37%。根据年报数据,总资产约363亿元、贷款余额183.9亿元,即便该行总资产全部为风险资产,其净资本也不超过25亿元(资本充足率=资本净额/风险资产)。据此计算,本溪银行第一大客户的贷款集中度,可能已经远远超过15%的监管要求。

丹东银行的贷款集中度更高。截至2018年底,该行第一大借款人为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丹东港”),贷款余额47.39亿元,占全部贷款比重10.78%,占资本净额的比例达到66%。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