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集中度严重超标、沦为股东“提款机”,中小银行治理缺失暗藏风险(4)

2019-06-26 17:49:35    第一财经

该行前十大集团客户中,亦有一家是柳州银行股东,为柳州城市建设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柳建集团”),借款余额36.44亿元,贷款集中度为23.79%,在该行集团客户中借款最多。

而上述5家企业及企业集团,均是柳州银行的主要股东、间接股东。根据披露,柳州东城、柳州东通、柳州建设各持有该行4.87亿股,持股比例为10.65%,均为并列第一大股东;柳州投控则持有2.62亿股,持股比例5.74%。

柳建集团虽然没有直接持有柳州银行股权,但其下属企业却是柳州银行重要股东。截至2018年底,柳建集团全资子公司柳州城市投资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柳州城建”)持有柳州银行约3.99亿股,持股比例为8.74%。

银行公司治理失衡

贷款集中度过高,给银行的资产质量带来了不小的潜在风险,而部分银行风险可能已经触发。

甘肃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该行不良贷款余额36.88亿元,不良率2.29%,同比大幅增肌14.23亿元、上升0.55个百分点。而在此前,该行个别大客户的贷款风险可能已经暴露。

在甘肃银行大量贷款的宝塔石化,下属宝塔财务公司在2017年票据兑付违约后,实际控制人孙珩超涉嫌犯罪,于2018年11月被采取强制措施。当年12月20日,孙珩超被公安机关正式逮捕。此前,宝塔石化债务已经多次违约。

柳州银行同样面临这种情况。截至2018年底,贷款余额约7.5亿元、占该行贷款余额1.35%的第六大借款人广西中旭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旭地产”),在该行的贷款已经全部列为关注类。根据启信宝信息,中旭地产目前累计风险项目多达965个,2018年以来,已经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并与多家银行发生诉讼。

而在丹东银行大量借款的丹东港,2017年12月债务违约之后,债务危机迅速爆发。2019年4月12日,丹东银行等多家银行提出对丹东港的重整申请已经被法院裁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