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遍雄安三县,记录下新区成立以来的变化 | YiMagazine

2019-06-26 17:50:31    第一财经

魏广信低头看了眼手表:16点37分。再有16分钟,当天最后一趟途经白洋淀站返回北京的火车就要发车了。

他所在的位置,距离车站还有大约800米。然而前面几辆沙土货车的加入,让路上的车纹丝不动。无奈之下,他只好跳下朋友的车,奔着车站的方向跑步前进。

一路上,魏广信又遇到了好几个和自己一样,背着背包,西装革履,慌忙赶火车的人。

好在到达站台时,火车还未入站,魏广信习惯性地先左右环顾了一下。公司领导曾经认真交代过,有任何机会能遇到在新区管委会挂职的领导,一定要上去搭个话,打听一下新区规划的进展。

这一次,他的确又看到不少“熟人”,但是并没发现什么领导。这些人大多和魏广信一样,被公司派到雄安挂职。每个周五的下午,大家一起乘坐这班火车回京过周末,周一早上再搭乘8点钟的火车来新区上班,重新过上魏广信形容的“单身生活”。

2017年4月1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正式宣布“雄安新区”成立。作为中国的第19个国家级新区,雄安涉及到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县行政辖区(含白洋淀水域)及周边部分地区,总体规划面积1770平方公里。

我们走遍雄安三县,记录下新区成立以来的变化 | YiMagazine

目前从北京驾车去往雄安,还需要两个多小时。在距离新区还有几十公里远的高速公路的两侧,已经竖着不少广告牌,上面写着“雄安新区方向”“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样的宣传语。出高速的岔路口,一块“雄安新区”的路标指示牌,会让第一次来的人感到兴奋。

过去,三县的民营工业一直以服装、毛绒玩具和乳胶制品加工为核心。以容城为例,当地服装加工企业曾超过900家,从业人员约占本地总人口的1/4,从卫星地图俯瞰整个县城,除了极个别的几处高层住宅小区,剩下的大片区域,几乎全是密密麻麻用红蓝彩钢瓦做屋顶的简易厂房。

这些工厂目前很多都已处于停工状态。不只容城,整个雄安新区境内,所有不符合环保要求的作坊式加工产业,在过去的几百天内,已纷纷被整治和淘汰。这只是新区建设的一个序幕。

雄安新区的设立会让人想起深圳和上海的浦东新区,但外界期待更多。因为根据2018年4月21日发布的《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的描述,雄安新区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将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北京发展新的两翼,共同承担起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历史重任,进一步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

我们走遍雄安三县,记录下新区成立以来的变化 | YiMagazine

上至规划业界、下至普通百姓,事关新一代、更加科学合理的城市架构,这一直都是个令四方热议的话题。

“雄安新区与以往新区的最大不同在于时代要求的不同。上一代新城、新区应对的是中国工业化的爆发式增长,所以会呈现出GDP导向、规模导向等鲜明特征。”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教授在今年1月曾撰文指出,雄安新区的使命,将是在一个“生态文明时代”,探索未来城乡发展的新模式。

至今年的5月1日,距离宣布雄安新区成立,已经过去了760天。然而以三县为核心的这一片区域,并没有展现出太多热火朝天的施工场景,相比它过去的面貌,似乎还要安静许多。这显然不符合大多数人当初的经验预期。这一特殊意味的平静,正考验所有先期入局者的耐心,但更是一种对未来的测试。

容城

距离北京147公里,面积311平方公里

2017年新区成立后,容城县城奥威路上、县政府东侧的“奥威国际大酒店”(也叫奥威大厦)一度被政府整体租下,成为雄安新区筹委会的临时办公地点。奥威路地处容城县城的最南部,比邻荣乌高速,它虽然是当地居民眼中的“外环路”,但从两侧的街铺和公司招牌来看,也是这座县城目前最现代化的一条马路。

一年前,魏广信被他所在的国企从北京总部调派到了雄安的分公司,负责这里的市场工作。他的办公室也在奥威路。

第一批入驻雄安的企业,都喜欢将办公室设在奥威路上,这样可以更靠近新区管委会。这条路上原本有的一批服装加工厂因为不符合新区规划,大多被关停,房东索性将它们租给外来的企业办公。2017年4月之后,不出半年,奥威路就被当地人改口称为“央企一条街”。从西头的阿里巴巴到东边的华夏银行,其中央企的“招牌”占了大半。

我们走遍雄安三县,记录下新区成立以来的变化 | YiMagazine

对于从北京到容城县来挂职的魏广信来说,首先要适应生活质量的落差。“刚来的时候,打车要提前一个小时打,叫外卖也是后来才有的。”他对《第一财经》杂志回忆道。虽说只是挂职,但单位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期限,魏广信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被调回北京。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