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再次给美联储“掺沙子”,7月降息稳了?

2019-07-03 17:59:15    第一财经

在多次提名美联储理事候选人未果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屡败屡战,再次表示打算提名两位候选人来填补美联储理事会剩余的两个席位。

两名候选人一位是圣路易斯联储执行副总裁克里斯托弗·沃勒 (Christopher Waller),另一位是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美国理事朱迪·谢尔顿 (Judy Shelton)。后者在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若被任命为美联储理事,将在1~2年内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特朗普一直以来都抨击美联储降息力度不够。

特朗普再度欲向美联储“掺沙子”

美联储理事会每位理事的任期为14年,在任期间是FOMC货币政策决策会议的固定票委,目前空缺的这2席的任期分别到2024年1月和2030年1月。

特朗普此前提名的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和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均在遭到批评后宣布退出。摩尔是一位保守派评论家,他在5月时退出,理由是其职业和个人生活因此受到公开审查。而共和党人凯恩曾在2012年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今年4月底宣布不再考虑美联储理事的职位。

谢尔顿为保守派经济学家,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担任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随即任命谢尔顿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美国理事。她也是特朗普团队中唯一的女性经济学家,此前外界就曾猜测她将被提名为美联储董事会的候选人。

有趣的是,她曾撰文批评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以牺牲退休人员和固定收入的工薪阶层为代价,提振富有的投资者和企业。今年5月,她称,将为美联储带来“不同的视角”,若提名得到确认,她的主要目标将是废除美联储目前执行货币政策决定的方式。她还表示,若被任命,将在1~2年内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0%。

沃勒于2009年加入美联储系统,曾在2011年的一篇论文中捍卫央行的独立性,称“给予央行独立性是免于政府滥用货币政策以达到短期政治目的的最佳途径”。他较少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但其所在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是出名的美联储“鸽派”。在6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布拉德是唯一投票支持美联储6月降息25个基点的委员。沃勒曾写过关于反向收益率曲线的危险性的著作。

特朗普曾多次抨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及美联储加息。6月24日,特朗普再次向美联储施压,批评美联储没有降息,要求其改变货币政策。在6月底召开议息会议前,特朗普被外媒问及是否考虑降职鲍威尔时称:“让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做。”而鲍威尔则多次否认美联储的决议会受到“短期政治压力的影响”。

如前所述,这并非特朗普提名美联储理事候选人的初次努力,此前已有4位他提名的美联储理事候选人落败。候选人在获得特朗普的提名后,还必须得到参议院的确认。

美联储7月降息稳了吗?

在全球贸易局势再度紧张,对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忧再起的背景下,市场已然全面押注美联储降息前景。

截至3日下午,根据CME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投资者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25个基点至2.00%~2.25%的概率为72.4%,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27.6%;9月降息25个基点至2.00%~2.25%的概率为24.6%,降息50个基点和75个基点的概率分别为58.3%和17.1%。

特朗普欲再次给美联储“掺沙子”,7月降息稳了?

同时,截至周二的联邦基金期货合约定价更显示,市场对7月31日降息概率的预期为100%,并预期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20%。

美银美林环球经济研究主管哈瑞斯(Ethan Harris)认为,美联储7月降息概率有5成,主要取决于数据表现,例如将于本周五发布的非农就业数据等。经济学家预计6月非农就业将增加15.8万,较5月仅7.5万的增幅翻番。

哈瑞斯称:“我们尚未看到宏观经济数据支持降息,但美联储专注于让通胀达标,加上可以看到贸易摩擦对经济带来较大下行压力。”

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指数跌至近七年来最低水平,连续第二个月萎缩。摩根士丹利的调查显示,全球制造业自2016年以来首次萎缩,摩根大通的报告还预期,未来12个月美国的衰退风险增加。根据其模型推算,美国未来12个月遭受衰退风险的可能性已由去年9月的25%升至现在的约40%。“消费能否弥补疲弱的制造业和资本开支增长则仍有待观察,但随着商业信心转差,消费看来不大可能迅速反弹。”报告称。

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制造业扩张,但增速为2016年10月以来最低。

美银美林预计美联储今年内将降息2次,明年初再降息1次,7月的降息幅度为25个基点。

贝莱德也预计美联储将于7月会议上降息,认为,首先,从G20会议来看,贸易局面有温和的明晰化趋势。此外,在市场预期发达经济体进入政策宽松周期的同时,新兴经济体也日渐消化发达经济体将大幅降息的预期。综合考虑,预计美联储将于7月会议上降息。

太平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PIMCO)的全球信贷首席投资官凯塞(Mark Kiesel)也预测称,美联储可能在本月晚些时候降息25个基点。

美联储官员们对降息与否则始终莫衷一是。

此前,美联储在6月政策会议上暗示对降息持开放态度,17位政策制定者中有8位预测今年会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支持降息的立场。

事实上,比起降息与否,美联储更纠结的问题还在于,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还是50个基点。历史上,美联储以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拉开降息序幕均有先例,例如1995年和1998年美联储从降息25个基点起步,而2001年、2002年和2007年则是以降息50个基点开启降息。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在6月21日主张降息50个基点,以防止通胀进一步下滑。圣路易斯联储银行行长布拉德虽曾在6月的会议上投票支持降息,但随后又表示,降息50个基点“太过了”。

“作为主要鸽派之一的布拉德却未做好支持7月降息50个基点的准备,这必然会让投资者对这次会议加倍降息的预期降温。”Evercore ISI的全球政策及央行策略主管古哈(Krishna Guha)称。

哈瑞斯则认为:“现在讨论的焦点,是美联储降息步伐会仅稍快于正常步伐,还是大幅快于正常步伐。”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