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艾滋病更多是国家政策,一款新药是怎样诞生的?

2019-07-19 15:53:56    第一财经

抗艾滋病更多是国家政策,一款新药是怎样诞生的?

在为自己的新书《新药的故事》到各地做讲座时,梁贵柏遇到好几位用过默沙东公司药物的听众。其中的一位活动组织者盛赞2型糖尿病药西格列汀,说它比之前自己用的药疗效好,这让梁贵柏感到十分高兴,“作为一个制药人,药物最后能够让患者获益,并让我遇到他们,这对我的工作满意度来说是一个超重量级的事情”。

西格列汀从早期研发到推向市场的全过程,都有梁贵柏的参与,但这位低调的科学家只在书中提到了华人科学家团队对此药有贡献,只字未提自己。直到记者询问,他才说:“我直接参与了研发,做出了贡献,但不能说是我做的,任何一款药物的研发,都是成百上千人的努力。”

5年前,梁贵柏的高中同学因癌症去世。当他去医院探望时,同学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感谢你们公司的药,如果不是这个药,我可能熬不过化疗。”这是一款缓解化疗期间呕吐的药物,也是由默沙东公司出品,梁贵柏并未参与其中,所以他“觉得自己受之有愧”。但同学说这句话的情景实在令他印象太深了。

从事新药研发几十年、常年泡在实验室的梁贵柏,深感人们对医药企业太不了解。制药公司不是“活雷锋”和慈善家,但也绝非有些电影里刻画得那么冷血无情;新药的诞生,很多时候系于偶然,但只有常年在研发道路上不懈探索的人,才可能妙手偶得。他希望让民众了解研制药物的过程,《新药的故事》就是他的一次尝试。

在书里,梁贵柏讲了好几种药物诞生的故事,它们大都出自他供职的默沙东新药研究院,比如1986年对艾滋病药物的研发、伊维菌素、HPV疫苗、乙肝疫苗以及糖尿病药物西格列汀等。这是一系列单纯的科研故事,讲的是科学家们如何孜孜不倦地攻克最新疾病。偶尔,也会提到医药企业对利润的考量。比如1986年,也就是艾滋病被发现5年以后,默沙东新药研究院就专门成立了艾滋病研究室,研发抗艾新药。由于当年艾滋病常常流行于吸毒人群、同性恋者以及靠卖血为生的发展中国家弱势群体,公司的财务部和市场部预计新药很难赚钱,即便研制成功,最后也很难在专利期内收回成本。但默沙东还是决定投入巨资,研发抗艾药物。“你可以说研发成果对公司的宣传极有好处。制药公司肯定不是活雷锋,但是,从事新药研究的都是科学家,他们本身就有征服新疾病的欲望。”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