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不古,除了大拆大建它们并不是无路可走

2019-07-26 09:51:43    第一财经

古城不古,除了大拆大建它们并不是无路可走

这几年再到成都,王笛发现了几个很好的古建改造范本。比如艺术家王亥改造的崇德里,尽可能保留原建筑的一砖一瓦,只是将腐坏的木头去掉,嵌入新的木头,以恢复功能。修好后的建筑,保留了全部的修复痕迹,让观看者对文物原本的状态一目了然。这种修复理念也逐渐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规模更大的耿家巷改造项目,就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开展修复的。“这至少让我们知道,对旧建筑、老城区,除了大拆大建,并不是无路可走。”

虽然上世纪80年代去美国留学,之后又在澳门工作,但王笛对故乡的情感溢于言表。在接受电话采访时,他一边夸赞刚吃的那顿成都火锅美味,一边连用三个“非常多”来形容成都周边风景名胜的数量。

古城不古,除了大拆大建它们并不是无路可走

王笛家就在大慈寺对面的一条街上。大慈寺是一座始建于魏晋时期的寺庙,规模宏大,高僧辈出,有“震旦第一丛林”之称。大慈寺后面大片的街巷,虽然破旧,但很有老城味道,早已与大慈寺融为一体。1997年,王笛返回成都为博士论文《街头文化》搜集资料时,那里的街巷还是他最常去考察的地方。然而,进入21世纪,大慈寺后面的老街就开始被陆续拆除,然后在原址上修了一大片仿古建筑。现在,那里又成了成都的商业中心太古里,而“本该占据中心位置的幽深禅院不得不被熙熙攘攘的太古里挤在角落,形成了非常不和谐的‘共存’状态”。

“中国古建筑遭受最严重破坏并不是在战争时期,也不是在‘文革’时期,而恰恰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大拆大建时期。”王笛在新书《消失的古城》中写道。书里所记录的城市公共空间,都永远回不来了。王笛说,这个书名本身就带着沉重的味道,是他对古城大拆大建的批评。

2006年,《街头文化》中文版出版,引起了很大反响。有一位记者在与当时的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对话时曾引用王笛书中的话“古都成都已成为遥远的梦”。那位负责人的回应是“历史选择讲经济学分析”,并反问记者“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历史进程中再造一个‘古都’呢?”王笛说,从这番对话中,人们可以看到当时人的思路:自信满满,认为可以“再造古都”,却不分古都真假。“古城一旦被拆,再修就不是原汁原味了。不要以为我们可以再造,这是不可能的。”

好在,如今情况似乎正在好转,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也有越来越多兼顾保存与利用、发展的尝试。

抱着同情和理解的态度去研究底层生活

现在回忆起来,王笛觉得,十八九岁时在农村和工厂的经历对他以后的历史学研究,其实有不小的影响。

1975年,因为哥哥到云南支边,19岁的王笛得以返回家乡,进了成都铁路局基建分局下辖的一个砖瓦厂。在那里,他干的是非常繁重的体力活,每天只工作半天,拿的是46斤定量的粮票,比一般人多出足足20斤。当时,这个“小青工”并没有想到要去观察工友们,但那个大工棚里回荡着的语言,那些只属于底层体力劳动者的粗口,他到现在也还记得。

古城不古,除了大拆大建它们并不是无路可走

从《茶馆》《走进中国城市内部》《街头文化》到《袍哥》,这位澳门大学杰出教授的研究和写作始终秉持着底层视角。在这些学术著作中,他写平民的生活,写街头的风俗,写四川的茶馆,写江湖上的袍哥与政治的勾连。而《消失的古城》,则是王笛将自己的学术研究通俗化的一次尝试。在这本书里,他用通俗的语言描绘了清末民初成都街头的乞丐、妓女、苦力、小贩、工匠、挑水夫、算命先生;还有城市里的各种活动,庙会、庆典、街头政治、改良、革命……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