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残局复盘 传统产业链玩不起的资本游戏

2019-07-26 09:52:29    中国经济网

2018年春节前,不顾律师的劝阻,老陶(化名)签下了ofo的合同。从事建材行业二十余年,老陶的公司在北京市负面产业清单的压力下极力转型。地处郊区相对偏僻的位置,老陶一时想不出其他的业务来养活公司里的兄弟,而顺义地区规模宏大的维修仓和满街的小黄车让老陶相信,与ofo合作的前途是光明的。

万万没想到,要债之路会如此坎坷。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给ofo 开具了“植物人”状态证明,一封封执行裁定书堆在ofo门外,累积了厚厚一摞,掩埋了明星企业的往日光辉。

几十亿规模的押金和供应商欠款,把ofo的出路挡得严严实实。三年前,ofo创始人戴威无法确定每天有多少投资者携款而来,现在他可能无时无刻不在祈祷有人来施以援手。

留给ofo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走访全国10多个主要城市发现,ofo在多地已经放弃了运营,由于车辆损坏严重,面临无人问津的窘境,同时随着监管部门对共享单车管控趋严,ofo被动出局或在所难免。如今,最不愿看到ofo就此落幕的可能是供应商:ofo创始团队各谋出路,要不回押金的消费者尚可“贴钱换购”,但被拖欠款项的供应商们面临无处索赔的局面,连锁反应甚至使得一些企业生计堪忧。

资本加码、大肆扩张、一地鸡毛,ofo从一无所有走到一呼百应,又落得千夫所指,ofo如今的败局被解读为裹挟在资本游戏中的理想主义者无力抵抗,戴威亦被塑造为孤胆英雄。然而,一些受到牵连的供应商指责ofo丧失了商业基本道德——诚信。从法律上,ofo的创始人可以再做一家公司,但其给供应链所带来的影响如蝴蝶效应波及深远,这被批评为“非常没有道德底线”。

确实,共享经济和互联网模式获得商业信任的难度越来越大,但ofo带来的伤疤和残局很快将被一个个新经济风口淹没。来自传统产业链的供应商感叹:“这一次轮到的是ofo,下一次就不知道轮到的是谁了。”

1234...9全文 9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