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0万头到濒危,谁来保卫淮北纯种小毛驴

2019-08-09 09:24:56    第一财经

从30万头到濒危,谁来保卫淮北纯种小毛驴

淮北纯种小毛驴保卫战

“那时候,只要打听到本市及周边地区的农户饲养有灰驴,就跟着老付开车去当地,待确认是淮北灰驴以后,不惜高价也要收购。公驴比较难选,买一头公驴得3万~4万元。不然,老百姓就把它杀了。”

对第一财经记者谈起十年前寻找和保护纯种淮北灰驴的场景,孙凤亭的脸上仍然有一种自豪感。据他描述,保种场在收购灰驴的同时,还进行自繁,当前整个种群达到了几十头的规模,这为开展品种保护提供了种群基础。

孙凤亭系高级畜牧师,原来担任安徽省淮北市动物疫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主任,于2013年在任上退休。

他说的老付,叫付新领,2015年8月从政府部门退休。退休前老付是淮北市农委农业科主任科员,兼该市畜牧兽医水产局党支部书记。老付一手创办的淮北市振淮农牧科技专业合作社(下称“振淮合作社”),初衷是为了保护淮北灰驴。

振淮合作社位于濉溪县土楼农场,从淮北市区驱车半个多小时即可到达。这里是安徽省唯一的淮北灰驴保种场。

保种场要保护的灰驴,可不是一般的驴,而是濒危的淮北灰驴,俗称“淮北小毛驴”。因为一场“变故”,打乱了这里灰驴保护的节奏。

从30万头到濒危,谁来保卫淮北纯种小毛驴

今晚让谁去照顾驴?

作为安徽省仅有的两个懂淮北灰驴养殖技术的高级畜牧师之一,付新领在安徽省农委领导的支持下,主动担负起濒临灭绝的淮北灰驴保种和面临绝迹的黄淮白山羊保种及技术推广工作。

在省里农业部门的推动下,付新领所创办的振淮合作社,前前后后投入了200多万元,打造了一家标准化的淮北灰驴保种场,占地30亩,建成养驴舍1000平方米,运动场3000平方米,草料舍棚600平方米。

在保种场现场,第一财经记者观察到,趁着中午前的凉快时光,灰驴在驴舍外护栏围起来的运动场里闲庭信步。看到生人,憨态可掬的灰驴还以为有人要饲喂,纷纷凑上前来。伸手去抚摸,又会温驯地耷拉下毛茸茸的长耳朵。

看到这些灰驴,张爱侠爱怜之下又觉得无能为力。“出了这个变故,也就没有人做了,场里更是连管理、技术都跟不上。自己已经实在没有能力再去养驴了。”她说,自己这个家庭为了养驴,向银行借了大量贷款,如今为了还银行贷款,把家里的两套房子都给卖了,可以说已经倾家荡产。

张爱侠是振淮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也是付新领的爱人。她说的变故,是2018年3月,淮北市纪委监委公布,付新领(已退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后因涉嫌诈骗案被起诉,案件至今未宣判。

屋漏偏遭连夜雨,7月下旬,她又突然收到保种场技工老余的请辞。老余年逾古稀,如今被查出患有肾结石,被儿子接去医院治疗。

自2013年以来,老余就负责照顾保种场的这群驴,由付新领手把手教授养驴技能。老余也亲眼见证着驴群一年一年壮大,从最初的30多头,到如今的80头,再加上今年要临产的20多头,预计到年底,驴群就要达到100多头。

在上述变故发生后,张爱侠这个农妇独自支撑着整个保种场。在一缺资金、二缺技术、三管理跟不上的情况下,一切都显得左支右绌。

驴每天都离不开人饲喂、照料,若再赶上驴驹出生,还要技工懂得接生,否则难产,母驴和小驴会一同殒命。要是临时换个生人,没有一段时间接触的话,牲畜还会怕生,容易踢人。

因此,在技工老余告辞之后,要想临时去聘个工人,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今晚让谁去照顾驴?”张爱侠满腹苦楚,本想把保种场的灰驴给卖了,然而,作为濒危保种的动物,政府又不让。

据张爱侠自述,在变故之前,全靠老付一个人把整个灰驴保种工作给盘了起来。如今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照顾灰驴的重任都落在她一人肩上。

从30万头到濒危,谁来保卫淮北纯种小毛驴

除了人力跟不上,资金也是难题,目前保种场里有80头驴,每头驴的养殖成本,把饲料、人工、医药等多项开支都包括在内,一年得5000元左右。整个保种场每年得投入40余万元。原本省里财政还有25万元的保种补贴,后来降到了20万元,即便如此,这两年的资金也还没有拨付到位。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