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乔依德:Libra、SDR和央行数字货币未来谁将成为“主宰”?(3)

2019-08-12 17:56:47    第一财经

原因有几个方面。首先1973年牙买加协议后美元逐步稳定下来,美国对扩大使用SDR态度消极,又由于美国拥有一票否决权,这就成为推动SDR使用的最大障碍;其次,在技术上也存在一些难点。例如,现在全球外汇储备由各国分别持有,这样对持有国来说收益并不高,对全球经济来说有通缩效应。因而上世纪有人建议建立一个替代账户,各国将外汇储备放入这个账户,取得SDR,这个账户由专业工作人员管理,将会提高外汇储备的收益。当外汇储备持有国需要用外汇时,可以用SDR替换储备货币。

“这一设想是很好,但账户可能会出现汇率风险。如果出现风险,由谁来承担?尽管也提出了各种方案,但都未达成一致意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也有私人机构曾发行过SDR计价的债券,但是最后都未能形成一个很好的市场。”乔依德称。

全面推广SDR存在很大的阻碍和困难。那么能否可以考虑采取渐进的办法找到一个点先行突破,然后逐步扩大到全面使用?

IMF于2016年发布的论文将SDR的功能归纳了几条:首先是“O-SDR(官方储备资产),另一市场交易工具叫“M-SDR”。央行行长易纲在2017年IMF、世界银行年会上提出“U-SDR”(Unit of account),说的是SDR的计价功能。顺着IMF的思路,乔依德说“Payment”(P-SDR),刻画的是SDR的(跨境)支付功能。

“如何监管跨境资本流动一直是各国中央银行关注的问题,也难以得到圆满解决,因为它涉及到两国或者多个国家的问题,存在着监管套利。因此这也许是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乔依德告诉记者,初步的设想是可以采取区块链中联盟链的方式,IMF作为一个协调者和监管者,先从官方的跨境交流开始,再逐步推广到所有的机构交流(包括私人机构),最后推广到个人和企业。与Libra相比,它有更高的可信度,但是没有像Libra所拥有的那么多的流量入口,因此只能采取这样渐进式的方式。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