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后 长租公寓患上易爆症

2019-08-19 09:30:21    中国经济网

朱瑶(化名,下同)永远忘不了7月底的那个晚上。

房东在客厅喊她,正在洗头的她因为水流声掩盖了房东的声音,直到浴室门被拍打,才不得不草草冲掉发上的泡沫,用毛巾胡乱裹着头发出来一探究竟。

客厅里已经站着另外一名租客,朱瑶和她一同被房东下了最后通牒,由于安闲居已近两个月未支付房租,房东要求朱瑶等租客一个星期内搬走。

事实上,这个时间还得压缩。

原本水费等皆由安闲居指定管家持水卡向物业缴纳,但由于彼时已联系不上管家,房源面临停水停电,朱瑶不得不临时找“下家”。

朱瑶愣在原地,裸露在毛巾外的头发,水分沿着发梢滴至地板,她都顾不上整理。

猝然、愤怒、不解、窘迫等糟糕情绪一涌而上,那是杭州这座城市第一次让她感到无力与挫败,此前,这是她的理想之都,择一城终老的不二之选,如今,她面临着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合适房源,将无从落脚的困境。

困境笼罩的显然不止朱瑶一人。

安闲居不“安”

“我的诉求很简答,押金可以放弃,只希望他们能帮我把贷款结掉。”这是事件爆发后,租客王璐坚守的底线。

和朱瑶一样,王璐也与安闲居签订了1年的租赁合同。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安闲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19日,由杜逸、郑臣臣两位自然人持有,注册资本500万元。旗下长租公寓品牌寓知音基本分布在杭州,并没有进行异地扩张,拥有2000间房源、100多名员工。某品牌长租公寓运营人员直言,这一体量在行业尚属于初创型公司。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安闲居有一起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为大股东杜逸,其持有安闲居88%股份,冻结权益数额为440万元,冻结期限自2019年3月18日至2022年3月17日。

1234...8全文 8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