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的570亿没能治好阿根廷,到底是“南美雄鹰”不争气还是开错了药方?(3)

2019-08-22 15:49:50    第一财经

此外,为了换取IMF的援助,本届阿根廷政府声明称,根据协议要求,阿根廷将扩大缩减赤字的步伐,将2019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目标从2.2%下调至1.3%,并计划在2020年实现财政平衡,在2021年实现财政盈余。

岳云霞称,IMF最习惯提出的改革性方案就是实施紧缩性政策。然而,她并不认为IMF在对症下药:“如果阿根廷面临的是流动性危机,那么IMF给阿根廷提供更多的时间,用时间换空间,可能可以度过困难时期。但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紧缩政策无益于经济恢复,也不能使阿根廷解决债务的根本问题,使其获得偿付能力。”

近日,以47%的得票率赢下初选的阿根廷反对派总统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表示,阿根廷当前难以偿还IMF贷款,他当选后将与该组织重新谈判还款事宜。

对此,岳云霞认为:“如果IMF能够和阿根廷在谈判桌前进行债务的重组谈判,对于阿根廷来说,至少能够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让它暂时不至于出现债务崩溃的问题。”

似曾相识的历史

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次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与前几次非常相似,都是清偿力的问题,根本上靠要阿根廷经济恢复增长、提高偿付能力来解决。

然而,在此前1998年和2002年阿根廷泥足深陷的经济危机时期,IMF同样推行了错误的政策。事实上,自阿根廷1958年首次向IMF借款的60年来,两者签订了20多项协议,其中大部分以失败告终。阿根廷经济史中不断重演的是,在IMF指导下施行紧缩政策后,该国出现比索贬值、公共债务攀升、金融市场不稳定等症状。

拿1995年阿根廷经济危机来说,时任总统梅内姆(Carlos Saúl Menem)听从IMF的建议,采取了提高税收和利率、减少政府预算和支出赤字、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取消进口管制等措施。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指出,这是IMF坚持华盛顿共识下的的双重标准,忽略了当地的社会及政经环境。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