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的570亿没能治好阿根廷,到底是“南美雄鹰”不争气还是开错了药方?

2019-08-22 15:49:50    第一财经

进入权力更迭期的阿根廷很可能要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救助下重蹈覆辙。

在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意外输掉初选后,阿根廷比索经历了长达一周的大幅贬值。当地时间8月20日,IMF发言人赖斯(Gerry Rice)称:“我们正密切关注阿根廷最近的事态发展,并正在与当局持续对话,他们也在制定政策计划,解决该国面临的困境。”此外,他补充称,IMF的工作人员将“很快”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

IMF的出面是由于马克里在2018年与其签署了570亿美元贷款协议,也是IMF历史上最大一笔救助项目,旨在敦促阿根廷遵守更严格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并令投资者恢复信心。然而,根据近一年情况来看,这些措施反而减缓了经济,并打击了投资者情绪。

“就IMF对阿根廷的救助而言,是希望帮助阿根廷度过债务危机、返回国际金融市场,应该说它的初衷是好的,也切实地提供了债务上的援助。”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岳云霞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但问题在于,IMF对阿根廷危机的性质预估存在偏差。”

IMF善意的初衷为何没能给阿根廷经济带来一个良好的结果呢?

IMF的570亿没能治好阿根廷,到底是“南美雄鹰”不争气还是开错了药方?

市场惶恐不安

马克里下决心与IMF签订高额贷款协议时,阿根廷财政赤字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1%,。当时,由于投资者对阿根廷债券持谨慎态度,马克里急迫地向IMF寻求帮助。在美国的鼎力支持下,阿根廷很快获得了500亿美元的贷款。

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马克里上台后,阿根廷重获IMF的救援,这其实是标志性事件,意味着阿根廷又重新得到国际金融机构和市场的认可,意义非常重大。”

不过,阿根廷政府当时声称这只是预防性计划,用来抚慰投资者情绪。但仅仅两个月后,马克里被迫承认500亿美元不够缓解需求,因此又从IMF手中拿到70亿追加贷款,并承诺在2019年末阿根廷总统大选之前,可以还清全部贷款金额的约90%。

今年4月15日,马克里在拿到96亿美元的分期付款后,没有拿来建立外汇储备或偿付债务,而是去购买了比索——保持阿根廷货币的汇率稳定,从而增加他的连任机会。

这一幕与2001年10月十分相似,当时阿根廷在债务违约前大概60天向IMF借款8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购买被国外投资者抛售的比索。其后阿根廷政府公共债券价格持续下跌,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急剧飙升至250%~300%区间。

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托雷斯(Hector R. Torres)解释称,现在的投资者情绪也异常不安。他表示:“如果阿根廷在2020年后无法清偿所有债权人,拥有优先债权人地位的IMF将首先得到偿付,而私人投资者可能会被迫重组债权,从而亏损。”

“阿根廷欠IMF这样的特权债权人的债务越多,就越难以说服那些非特权的私人投资者延长债权,并在2020年之后继续为该国提供融资”,他补充道。

IMF没能对症下药

岳云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IMF救助阿根廷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开错了药方。

她介绍道:“IMF要求阿根廷进行一些市场化、自由化的改革,因此阿根廷就施行了汇率并轨。之前在克里斯蒂娜政府的时候,阿根廷采用多重汇率制,马克里政府上台后进行了汇率并轨的改革,即汇率按照市场化的思路恢复浮动汇率。”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属于市场波动的汇率其实就向国际资本提供了机会,让国际资本可以攻击比索”,岳云霞解释后果称,“所以阿根廷去年就发生了货币危机,今年汇率贬值也非常严重,而汇率贬值也更加大了阿根廷的经济困难和经济风险。”

此外,为了换取IMF的援助,本届阿根廷政府声明称,根据协议要求,阿根廷将扩大缩减赤字的步伐,将2019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目标从2.2%下调至1.3%,并计划在2020年实现财政平衡,在2021年实现财政盈余。

岳云霞称,IMF最习惯提出的改革性方案就是实施紧缩性政策。然而,她并不认为IMF在对症下药:“如果阿根廷面临的是流动性危机,那么IMF给阿根廷提供更多的时间,用时间换空间,可能可以度过困难时期。但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紧缩政策无益于经济恢复,也不能使阿根廷解决债务的根本问题,使其获得偿付能力。”

近日,以47%的得票率赢下初选的阿根廷反对派总统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表示,阿根廷当前难以偿还IMF贷款,他当选后将与该组织重新谈判还款事宜。

对此,岳云霞认为:“如果IMF能够和阿根廷在谈判桌前进行债务的重组谈判,对于阿根廷来说,至少能够解决一个问题,就是让它暂时不至于出现债务崩溃的问题。”

似曾相识的历史

岳云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次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与前几次非常相似,都是清偿力的问题,根本上靠要阿根廷经济恢复增长、提高偿付能力来解决。

然而,在此前1998年和2002年阿根廷泥足深陷的经济危机时期,IMF同样推行了错误的政策。事实上,自阿根廷1958年首次向IMF借款的60年来,两者签订了20多项协议,其中大部分以失败告终。阿根廷经济史中不断重演的是,在IMF指导下施行紧缩政策后,该国出现比索贬值、公共债务攀升、金融市场不稳定等症状。

拿1995年阿根廷经济危机来说,时任总统梅内姆(Carlos Saúl Menem)听从IMF的建议,采取了提高税收和利率、减少政府预算和支出赤字、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取消进口管制等措施。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指出,这是IMF坚持华盛顿共识下的的双重标准,忽略了当地的社会及政经环境。

但阿根廷为何对IMF“言听计从”呢?经济学家们总结称,这是因为国际市场将阿根廷与IMF之间的关系视为阿根廷经济是否健康的指标,前者不遵守IMF的政策可能会引起投资者的反对,因此IMF的建议如何已经不再重要,“取悦市场”成为主要目的。反过来,IMF也被迫构建迎合市场神话的计划,问题积重难返。

正如阿根廷前经济及生产部金融国务秘书吉尔默·尼尔森曾做出的解释,他称:“在2001年12月自由兑换机制崩溃之前大概两年的时间里,IMF内部就逐步认识到,由于阿根廷历届政府采取的财政政策的不同,自由兑换机制终将垮台。但出于政治原因,IMF还是支持阿根廷政府这种不切实际的做法,以免落得自由兑换机制’谋杀者’的名声。”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