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调查 | 韩国医美业隐患:无证可上岗,维权让人头痛

2019-08-26 09:17:51    第一财经

从韩国首尔的老城区出发,向南约5公里,渡过汉江以后就会到达江南地区,这个曾因为鸟叔(PSY)的歌曲而爆红的城区,如今成为医美最热门的“江南Style”(江南风格),江南地区也成为名扬韩国,乃至全球的“医美之都”。

站在位于江南地区的江南、狎鸥亭地铁站的出口处,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宣传整容前后对比的广告,令人震撼。韩国首尔市政府的数据显示,在江南地区所覆盖的江南、瑞草两区注册的整容外科医院约300家,皮肤科医院约180家,占据两区医院总数的近六成。

韩国保健福祉部及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访问韩国医疗机构的外国籍消费者约为37.9万人次,相较上一年同期上涨17.8%,其中访问皮肤科及整容外科者比重达到近三成。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消费者已成为韩国医美行业的主力军,上述统计显示,2018年接受韩国医美的中国消费者近10万人次,占据赴韩外国籍患者总数的31%,其中女性占比逾70%,同期韩国本土消费者的年均增长率不足10%,而中国消费者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46.4%。

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实地调查后发现,在这看似热火朝天的韩国整容风背后,却蕴藏着各种乱象和暴利,尤其是整容存在风险,一旦发生问题,维权非常困难。

独家调查 | 韩国医美业隐患:无证可上岗,维权让人头痛

爱美之心引发的生意

25岁的刘濛(化名)在2年前完成了双眼皮手术,她天生一对肿肿的单眼皮,上大学后,她身边陆续开始有同学去开了双眼皮,她对双眼皮的憧憬愈加被激发出来。2年前,趁着出国读研前的假期,她完成了双眼皮手术。“我不介意告诉别人我做过双眼皮。”只要有人问起眼睛的变化,她都会愉悦地告诉他们自己开双眼皮的经历。

同样是25岁的李文(化名)3年前完成开眼角+双眼皮手术,花费约1万元,但被问及这么高的费用是否觉得值得时,李文在“值”的后面加了5个感叹号,或许觉得这还不够表达她内心的激动,她又加了一句:“改变人生!”李文非常清楚自己要变美的必要性。谈到医美对她的改变,李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无论是较大的开销,还是术后三个月恢复期间的眼部的不适感,在她看来都不值一提。“女人为了美什么都做得出来。”李文说。

刘濛和李文只是缩影,但却代表了很多整容者的心态,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需求,所以就有了医美整容这样的供给。今年暑假,很多95后毕业生选择在这个假期完成“美丽工程”。公开数据显示,天猫医美市场已呈现出年轻化趋势,6~7月,天猫上进行医美消费的18~24岁的人数是上一年同期的2.14倍,该年龄段也在医美消费人群中的占比日渐提高,占到整体的近33%,人均在医美上的费用为3347元。

在“颜值经济”的大背景下,男性也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外表,天猫医美消费者中,已有超过两成是男性用户。新氧大数据显示,中国男性医美消费者的占比为11.12%,略低于国际上的13.8%,未来预计男性消费者增速会快于女性。男性医美消费者的平均客单价为7025元,女性为2551元,男性平均每单的花费是女性的2.75倍。

“不要认为医美只有女性会做,我身边不少男生都会去做,比如瘦脸针,还有一些促进肌肉感的注射。现在的年轻男生,尤其是90后、95后,非常注重外表,比如我们一群朋友喜欢去健身房锻炼肌肉,但你不要天真地以为光靠锻炼就行,还要配合蛋白粉的食用以及一些注射物,来填充你的肌肉感。有些注射是隔一段时间就要继续的,否则之前的注射物会溶脂变形。”进行过瘦脸医美的85后男生何凯(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此外,皮下注射填充和肉毒杆菌毒素等微整形项目能丰满组织,修复胶原蛋白,催生更多希望通过医美延缓衰老的消费者。

公开资料显示,医美主要分为两大类——手术类及微整形类(即非手术类)。手术类医疗美容按照部位又可分为五官医疗美容、美体医疗美容、皮肤医疗美容、口腔医疗美容、其他医疗美容等,比较经典的项目包括眼部手术、鼻部手术、胸部手术和瘦身等。非手术类医疗美容可分为微创美容类(注射玻尿酸、肉毒素等)、皮肤美容类(激光、热玛吉、磨皮等)。2018年新氧和更美白皮书显示,玻尿酸和肉毒素注射分别占据最受欢迎十大医美项目的“状元”和“榜眼”。

独家调查 | 韩国医美业隐患:无证可上岗,维权让人头痛

江南Style

既然有这么多的医美需求,自然少不了医美业者。受韩流文化及医疗环境的影响,更多的中国消费者都愿意去韩国进行整容。

第一财经记者来到韩国首尔,看到在区区2.5平方千米的江南狎鸥亭街道,因为聚集了近100家整容外科及皮肤科医院,更被当地民众戏称为“整容之都”。

金俊模是狎鸥亭某整容外科医院的院长,他的医院在该地区已开办了近十年,见证了这条街道的兴盛。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他入驻的这栋6层大楼中,入驻3家整容外科医院、一家皮肤科医院和一家药店。

金俊模透露,韩国在医美方面起步较早,且在国际医美行业具有较为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主要缘于自2000年,韩国实施医保改革,导致保险覆盖范围内的诊疗价格下滑,但相比之下,不受医保保障的整容外科与皮肤科的诊疗行为不受此影响,此外韩国法律并没有对医师的科室作出严格规定,故而许多其他科室的医师在经过一定培训以后,也加入到医美的行列中。“尤其是,江南地区已成为韩国地价最贵的地区之一,医美以外的科室,很难承担昂贵的租金。”金俊模说。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法律并没有对医师的执业范围有明确的规定,因此从理论上,一个整容医院不仅可以做整容手术,也可以做皮肤科的玻尿酸,还可以做妇科的HPV疫苗接种,这些整容医院能满足中国医美消费者的“大部分”需求。

第一财经记者在韩国这家医院停留的一个半个小时内看到,有包括数名中国游客在内的近十名患者访问,这些患者大多经历挂号、医师诊断、中文咨询的三个步骤,这也成为大多数韩国医美诊所的“典型”操作模式。其中报价、语言翻译及预定等多个环节,就由被业内称为“商谈室长”的中文咨询师完成,这一环节也成为吸引中国医美消费者的重要因素。

在该医院工作三年的中国籍咨询师孙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受到语言限制,咨询师就成为陪伴在中国患者身边的人,一个有亲和力、能够让患者欣然接受大额消费的咨询师,在行业内的薪资甚至不比医生低。

自2015年,韩国针对中介机构及医疗机构的外文医疗咨询师实施资格认定制,韩国国际医疗观光咨询师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岗位每年新增近1万个持证者,其中近八成为女性,且66%的持证人员为中文咨询师资格,同时,韩国就业网站JobKorea的数据显示,在2013~2018年,整容医院咨询人员及翻译的薪资水平年均增长达23%,远高于同期韩国女性平均薪资增长幅度9%。

除了咨询师,医美的升温也会促使相关产业兴起——诸多中国消费者赴韩国整容,于是医美旅游开始兴起,尤其是在暑假期间,更多的年轻人赴韩国医美旅游。做了多年韩国地接导游的金女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韩国开个双眼皮根本不算什么,一些简单的小手术只要半天时间。“上午去整容,下午就可以坐上大巴去购物。医美旅游团的消费力都很高,导游也比较轻松,我们都很愿意接医美旅游团。”金女士说。

还有更多附加服务应运而生。比如医美App、在线问诊和线下诊所服务等。为了吸引中国消费者,韩国整容医院可谓绞尽脑汁。孙女士透露,其所在医院不仅向消费者提供免税商店的优惠券及免费班车,甚至为了部分容貌变化较大的消费者,可开具向中、韩两国边检机构提交的证明信,并加盖医院的公章以证明是本人。

独家调查 | 韩国医美业隐患:无证可上岗,维权让人头痛

乱象丛生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