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2019-08-29 09:16:33    第一财经

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世界经济展望(IMF每年1月、4月、7月和10月更新世界经济展望)。不出所料,因全球贸易、技术局势继续紧张,英国脱欧前景未明,IMF自2018年10月以来第四次下调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值至3.2%,并将2020年预测值也下调至3.5%。然而,从最新预测看,IMF仍预期明年世界经济形势将明显好于今年。其主要理由是,由于美联储和欧央行采取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从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宽松中获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表现的改善带动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形势的改善。不过,IMF对明年世界经济前景的估计恐存在逻辑谬误,未来继续下调将是大概率事件,甚至下调幅度将高于今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测值的降幅。

一、利空世界经济增长前景的因素短期内难以消除

在某些国家根据丛林法则,采取单边主义、霸凌主义做法的背景下,未来一个时期,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和技术壁垒上升将会有增无减。

如2018年11月底,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的第20份针对二十国集团(G20)贸易措施的监测报告显示,G20成员从当年5月中旬到10月中旬采取的措施,已经影响到4810亿美元的国际贸易,是上一报告期的6倍多。2019年6月底(G20大阪峰会前夕),WTO发布的第21份监测报告则显示,2018年5月至2019年5月间,G20成员所采取的新贸易限制措施共影响了8168亿美元的国际贸易。但峰会后不久,又有数千亿美元进口商品年内将被新加征关税。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虽然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有所抬头,但全球外贸依存度总体趋于上升,世界经济融合进一步加深。据测算,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全球外贸依存度不到40%,2000~2008年该比例平均为43.4%,2009~2018年平均为46.4%。这意味着世界经济较十多年前承受了更大的对外风险暴露,更易遭受逆全球化浪潮和外部需求疲软的冲击。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经济增长逐渐失速,正是因为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外需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下降(见图1)。

图1:去年下半年以来受外需拖累,德国经济渐显颓势(单位:%;个百分点)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欧盟统计局;德国统计局;WIND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以美元计价的国际商品贸易额同比下降2.5%,除北美地区外,其他地区均呈现下降趋势(见图2)。4月初,WTO将今年全球商品贸易量的增长预测值下调至2.6%,明年为3.0%。鉴于5月份以来全球范围内贸易局势更加恶化,WTO继续下调今明两年世界贸易增长展望应该是逃不掉的了。显然,与大型开放经济体相比,处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上的国内市场狭小、出口产品单一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如韩国、新加坡、南非、巴西、墨西哥等)更易受到冲击。

图2:今年开局全球商品贸易已开始遭遇强劲的逆风(单位:%)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世界贸易组织(WTO)

即使是英国脱欧,也将是今年年底才会见分晓。这个连7月份美联储例会上都无法忽视的外部冲击,对英国乃至世界经济造成的实质性冲击可能要到明年才会显现。8月1日,英格兰银行在议息会议上,除维持政策利率不变外,还基于无协议脱欧的前景,将今明两年英国经济增长预测值分别较5月份下调了0.2和0.3个百分点,均降至1.3%。但据IMF最新预测,英国经济今年增长1.3%,明年增长1.4%。

二、货币政策再宽松的积极效果正趋于下降

任何政策选择都有利有弊,并且是边际收益递减、边际成本上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货币刺激在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稳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后遗症是,全球杠杆率继续攀升,影子银行更加膨胀,资产泡沫也更加严重(见图3到5)。2015年4月,IMF就曾经预警国际金融体系较2008年危机前更加脆弱。人类历史上从未从低利率正常退出过,上世纪末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和本世纪初美国次级债务危机就殷鉴不远。债务经济和资产泡沫都害怕高利率,正是当前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受阻的深层次原因。

图3:危机以来全球杠杆率普遍攀升(单位:%)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BIS);WIND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