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3)

2019-08-29 09:16:33    第一财经

债务问题是全球经济最大的“灰犀牛”。过去十多年来,全球债务持续飙升,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沉重包袱和巨大的风险源。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总额达到246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320%。IIF警告政府应当控制债务水平,并针对未来风险建立缓冲机制。因此,借着美联储降息和欧央行继续宽松,抓紧时间“晴天补漏”,稳杠杆或者降杠杆,而不是进一步加杠杆,可能是更为可取的做法。

再者,即便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重新宽松,处于高位的资产价格也恐难维系。如2001年1月3日至2003年6月25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利率由6.5%降至1.0%,但仍未能阻止美国IT泡沫的破灭,期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38.8%,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17.7%;2007年9月18日至2008年4月30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利率由5.25%降至2.00%,但期间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仍分别下跌了9.0%和6.7%(见图7)。

图7:降息对于阻止资产泡沫破灭并非一定有效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美联储;WIND

8月14日,因为盘间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倒挂,触发了经济衰退恐慌,导致了三大美股指数约3%的大跌。有一种看法认为,这并非意味着美国会立即陷入经济衰退,未来美股可能还会有一定涨幅。但在市场震荡加剧且价量背离的情形下持股不动甚至进一步增持,未尝不是火中取栗的冒险之举。

即便诚如美国政府所愿,美国通过关税措施倒逼制造业回流,也将是导致不经济的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调整,这可能推高美国乃至全球生产和生活成本,边际上将制约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而且,宽松货币政策制造的财富效应于富人有利,穷人获利较少,甚至成为零利率、负利率这类金融压抑现象的牺牲品。这轮复苏伴随着收入分配不公加剧,本身成为滋生民粹主义,激化贸易摩擦的温床。况且,如果货币宽松有利于延长本轮经济周期,还会进一步助长美国政府在全球制造贸易紧张局势的意愿。

近日,美银美林连连发出预警,过重的负担已经使得货币政策几乎完全失去效果,某些情况下甚至弊大于利,因为央行试图处理的是连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的问题,而且运用的往往是有限且仍在实验中的政策工具。同时指出,不要错误高估货币政策的影响力,货币政策希望对抗的风险实际上正是货币政策失败带来的后果,更多采取货币宽松政策不太可能抵消这种风险。当前环境下,货币宽松对资产价格的支撑效果要远大于对实际经济增长的提振,这进一步引发了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从而产生更严重的格林斯潘式错误。

三、货币重回宽松并不能够包治百病

今年以来,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减弱甚至转为降息,已有20多家央行实施降息。进入8月份以来,美国政府施压美联储更加激进地降息,甚至直斥鲍威尔是美国经济最大的敌人。似乎货币政策成为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乃至IMF都将世界经济复苏寄托在货币再宽松上。但这种看法未免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

一是低利率、宽流动性未必能够带来经济增长。

早在2013年,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就提出了世界经济陷入“长期停滞”(secular stagflation)的概念。2016年IMF更是首次以“新平庸”概括前景仍然灰暗,陷在低增长、低通胀、高失业和高负债泥沼之中的全球经济。

央行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并未进入实体经济,而是推升了资产价格。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去中心化、匿名性的数字资产或数字货币概念盛行,相关价格飙升,就是资产泡沫和影子银行膨胀的有力证据。当前热炒的Blockchain技术与当年的Dotcom概念何其相似。当时,美国也是货币宽松,却未见通胀压力,股票市场出现了“非理性的繁荣”。

今年上半年,加息预期减弱叠加贸易局势缓解推高了全球股市,但出于看淡世界经济前景,加元、澳元、新西兰元等主要商品货币仍处于两年来的低点(见图8)。

图8:当前世界主要商品货币汇率仍显弱势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美联储;WIND

(注:加元汇率是直接标价法,数值大代表汇率贬值,数值小代表汇率升值;澳元和新西兰元汇率是间接标价法,数值小代表汇率贬值,数值大代表汇率升值)

二是降息难以对冲不确定性给全球经济前景造成的下行压力。

美联储可以决定利率升降,却不能够左右美国政府我行我素的贸易政策。事实上,降息次日,美国政府就宣布了新的关税措施,造成日内美股由涨转跌、巨幅震荡。进入8月份,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更是频频出现倒挂,引发金融动荡。美债收益率倒挂的诱因之一,本就是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导致了市场避险情绪上升,推低了美债长端收益率,而加大了包括股票在内的风险资产抛售压力。

美股表现对于2008年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复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录得环比折年率2.1%的实际增长,其主要动力来自个人消费支出和政府消费及投资。而个人消费支出显然与今年上半年股市大幅上涨的正财富效应有关,当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较上季提高了2.07个百分点;去年第四季度美股大跌,其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则是环比下降了1.37个百分点(见图9)。

图9:当前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个人消费和政府支出

(单位:个百分点)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WIND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