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4)

2019-08-29 09:16:33    第一财经

今年第二季度,私人投资支出和外需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环比分别下降了2.09和1.38个百分点(见图10)。8月份,美国的Markit制造业PMI初值为49.9,跌破了荣枯线;Sentix投资信心指数为4.9,较美国以国家安全名义对全球钢铝征税前夕的2018年2月回落了85%;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为92.1,为2016年11月以来新低(见图9)。地缘政治和贸易担忧,以及国内外经济增长放缓,均打压了美国企业和国内消费者的乐观情绪。

图10:近期美国制造业PMI指数和投资及消费者信心指数均出现下行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WIND

管理全球贸易局势紧张造成的美国经济下行风险,是7月份美联储降息的一个重要考虑。但在8月底的杰克逊霍尔会议上,鲍威尔坦承将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纳入货币政策框架是一个新的挑战。他指出,原则上,任何影响就业和通胀前景的因素,都可能影响货币政策立场,但没有最近的先例来指导对目前局势如何做出政策响应。此外,尽管货币政策是支持消费者支出、企业投资和公众信心的有力工具,但它不能为国际贸易提供一个固定的规则。

受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影响,6月份,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为340.2,较2018年2月份飙升了172%;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指数自2017年底起见顶回落,今年5月份以来持续跌至50以下,7月份为49.3(见图11)。

图11:不确定环境下全球制造业景气快速见顶回落

管涛:指望明年世界经济增长重抬升势恐过于乐观

资料来源:WIND

三是此次降息有损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对于本次降息,美联储放弃了数据驱动的前瞻性指引的市场沟通策略,改为强调要兼顾数据观察和防范风险。高盛公司直言这些理由并不充分。此次降息之后,四位美联储前主席联名公开发表文章,呼吁维护美联储的独立性。美联储可能已经被美国政府和金融市场所绑架,这将对美联储来之不易的独立性和透明度声誉造成长远伤害。

更为关键的是,降息可能削弱美国政府应对更坏情况的能力。在目前美国经济不差的情况下就开始动用降息这一大杀器,如同2018年美国减税一样,有逆周期政策工具顺周期使用之嫌。万一将来美国经济或金融遭遇更大困难,则美国财政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空间将大大减小,这容易动摇市场信心、触发市场恐慌。

不排除美联储将来会实施负利率政策,以突破货币政策的零利率下限(ZLB)。然而,日本央行作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先行者,以二十余年的强刺激,至今未摆脱通货紧缩和经济停滞。2009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央行祭出了负利率、QE等工具,至今也仍未摆脱危机。实施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可能导致经济很快掉入流动性陷阱,全球都患上“日本病”。

年初,IMF就曾经预警,对于下一次衰退来临还没有做好必要的应对准备,甚至还不如2008年上一次危机时准备得充分,尤其是各国政府将发现很难使用财政或货币措施来应对下一次衰退。准确预言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则表示,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其实就是让经济减速,让一些市场和金融过剩自我解套,这样才真正有助于延长商业周期。有“末日博士”之称的鲁比尼教授日前明言,贸易局势紧张、技术冷战和原油供应等三种负面的供给冲击,将加剧经济衰退,美联储也救不了大家。

综上所述,2008年以来的危机应对政策有可能正进入总清算期。在资产价格虚高、经济复苏乏力、政策空间有限的情况下,金融市场高波动性、宽幅震荡不是小概率事件。有鉴于此,我们既要有处变不惊的勇气,也要有防住风险下限的底气。预案比预测重要、风险比收益重要。大家且行且珍惜。

责编:林洁琛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