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最后一公里”为何频现二次收费?(2)

2019-09-03 09:18:20    工人日报

与此同时,“不经同意就投向快递柜”“投递后不及时通知取件”“超时取件收取费用”等问题频发,也使得智能快递柜的使用效率大打折扣。

《报告》显示,2018年,主要快件箱运营企业的格口使用率为0.57次/日。而2017年,这一数字为0.62次/日。《报告》认为造成此种情况的原因有两点:一是新进入的社区消费者自提习惯还有待培养,二是快件箱的整体布局还有提升空间。

  快递下乡遭遇“成本难题”

近年来,快递业在广大农村地区布局逐渐完善,网点日益密集。然而,由于投递范围广、人口分散、件量少、距离远等因素,不少乡镇、农村的快递网点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因此不得不向消费者二次收费。

“快递在我们村不设配送点,我们都得去县城的网点上取快递,去晚了还要收取两三元的保管费。”家住甘肃省陇南市某乡镇的董先生坦言,居住分散且快递量少确实给配送带来一定难度,但收取保管费还是让人感到很郁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几年快递价格不断降低使得很多乡镇快递网点运营困难,因此不得不通过二次收费确保盈利。

“乡镇投递完全就是亏本。”在调查中,多名乡镇快递代理点负责人反映,代理点要出人出车出油将快递远途拉回农村地区,但快递公司的普遍做法是只为每件快递补贴1元。一位代理点老板说,“农村件往往每次只有二三十件左右,人车油成本一出,还有门面成本,不收钱谁做得下去?”

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快递平均单价为12.24元,与2008年27元的平均水平相比近乎“腰斩”。前端快递费不断压低价格,末端网点派送费用又不够。数据显示,2018年,申通单件派费收入为1.69元,圆通为1.37元,韵达为1.82元。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