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上演“兄弟阋墙” 两大创始人内斗真因渐显

2019-09-16 10:14:52    上海证券报

原标题:

迅游科技上演“兄弟阋墙” 两大创始人内斗真因渐显

⊙记者李少鹏○编辑徐锐

从章建伟(迅游科技董事长)诉袁旭(迅游科技总裁)借款合同纠纷,到章、袁二人董事会上互提罢免对方职务,再到监管部门介入追问事件影响,8月下旬以来,迅游科技两大创始人展开的一出出“宫斗戏”引发广泛关注。相较于外界的猜测、质疑,上证报记者通过多方采访以期还原事件的真相。

“这件事不是临时起意,也没有任何个人情绪,就是一个正常的董事会人事调整和管理的升级迭代动作。”对于前期发生的“章、袁相互罢免事件”,袁旭日前在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其提议更换董事长的目的是为了让董事会运作更高效,从而给广大股东创造更多的价值与回报。

在袁旭看来,任何事物的运转都有一定规律,更新换代是必然结果。话虽轻巧,但却无法掩盖章、袁二人的意见分歧。作为共同创业十四载的昔日好兄弟,“老大哥”与“小兄弟”采用互相罢免对方职务的做法来完成更新换代,着实让人错愕。“其实,他们两人的矛盾在2018年底就产生了,矛盾的焦点在于两人在纾困等问题上的意见不统一。”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诉记者。

面对袁旭方面的说法,记者尝试向另一当事人章建伟求证,但截至发稿,章建伟方面尚未做出回应。

“老大哥”与“小兄弟”突反目

“我们这个创业团队已经存在了14个年头,刚成立时,我还不到20岁,章总年纪稍大,作为老大哥把我们连接在一起,我是非常感激的。”回首往昔一幕幕,袁旭表示,虽然从2009年开始他便全面负责公司的运营,但时至今日,他仍旧认为章建伟为迅游科技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外界关注的是,既然是共同创业的好兄弟,又是一致行动人,袁旭为何又要罢免对方职务,提议自己做董事长?对此,袁旭认为这主要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章建伟曾做出“让位”承诺;二是人事变更也能让公司董事会运转更为高效。

“其实章总原来就提出过,公司上市之后,他有意愿退出管理岗位,并且他现在已基本不管公司事务了。”袁旭强调,这件事不是临时起意,在迅游科技上市之前双方就曾讨论过。“在另一方面,我觉得董事长职位有很多职责,比如让董事会发挥更大的能量,去引导公司往更好的方向走,让公司给股东提供更好的回报。”

袁旭的相关议案也获得董事会多数股东认可。具体来看,在迅游科技9月5日的董事会会议上,合计代表公司16.35%表决权的股东袁旭、陈俊共同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及推举袁旭为公司董事长候选人的两项议案,均以4票同意,3票反对通过,但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而由现任董事长章建伟提议的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的议案,则因“1票赞成,6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未获通过。

双方矛盾虽已公开化,但会场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火药味”。袁旭承认双方存在分歧,但会议现场非常平静。另有接近公司人士也向记者证实了袁旭的说法,“话题虽尖锐,但双方没有任何冲突,只是各抒己见而已。”

矛盾因纾困而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对于创业团队而言,团结就是力量。

出于对互联网加速市场前景的一致认可,袁旭、章建伟、陈俊于2005年组建了四川蓝月科技(迅游科技前身),开启了互联网创业之路。其后,随着网络加速业务的高速发展,公司不断壮大并于2015年成功登陆创业板,旗下“迅游加速器”更是被广大网游玩家熟知。

虽然公司业务不断拓展,但去年以来受市场环境影响,公司主要股东股票质押情况不容乐观。记者注意到,公司实控人团队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人持股均高比例质押。同时,伴随着股价的持续下滑,章建伟、袁旭、陈俊持股甚至存在潜在的平仓风险。

相关公告显示,截至8月6日,章建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袁旭、陈俊以及袁旭之一致行动人厦门允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允能天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持有迅游科技6959.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6%。前述股东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5820.9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06%。

值得一提的是,为缓解实控人团队潜存的质押平仓风险,章建伟、袁旭、陈俊也想策应对,以求降低风险。

回查公告,章建伟、袁旭、陈俊及股东胡欢曾于今年6月21日分别与浙数文化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向浙数文化或其指定主体转让合计持有的公司23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66%。

其中,章建伟拟转让200万股,袁旭拟转让550万股,陈俊拟转让1430万股,胡欢拟转让200万股。然而,公司8月12日突发公告称,鉴于市场环境等发生变化,经慎重考虑,前述四方决定终止与浙数文化分别签署的《股份转让意向协议》。

虽未与浙数文化“结缘”,但迅游科技同日宣告引进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高投集团”),且目的就是通过纾困来化解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公告显示,高投集团或其指定主体拟受让章建伟持有的316.24万股股份、袁旭持有的512.62万股股份,以及陈俊持有的287.88万股股份,合计1116.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但就在高投集团向迅游科技伸出援手之际,袁旭与章建伟的关系出现了微妙变化。具体来看,公司8月23日公告称,袁旭所持公司2185.39万股被司法冻结。具体原因是章建伟在2017年向袁旭出借5000万元借款,因该借款到期未清偿,章建伟遂于今年8月22日申请法院对袁旭采取了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依法冻结了袁旭持有公司全部股份并查封了袁旭的相关房产和银行账户。

“仅仅是巧合而已,与罢免事宜没有必然联系和关系。”袁旭向记者表示,由于时间关系,他与章建伟并未做过多交流。袁旭同时称,虽然董事会决议已罢免了章建伟董事长职务,但不影响其继续行使董事的职权。

“股东负债情况各不相同,大家都有需求。”另有接近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袁旭与章建伟的矛盾在2018年底就产生了,矛盾的焦点应在于章、袁两人在纾困等问题上的意见不统一。“毕竟,股东们的质押还款压力都很大。”

“罢免事件”会否影响纾困事项?

“其实所有的人的角度都是一样的,都是为公司好,让公司的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对于罢免章建伟董事长职务,袁旭称上述事件并不会对公司团队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迅游科技创始人“内斗”也引发了监管关注。深交所此前发出的关注函指出,2011年12月30日,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并于2017年6月18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之补充协议》,目前三人一致行动关系尚未解除。对此,深交所要求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公司章程以及一致行动协议,核实说明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关系是否仍旧成立,公司控制权是否发生变更。

对此,迅游科技9月9日回函称,章建伟、袁旭、陈俊之间的一致行动关系仍旧成立。不过,公司也认为,尽管一致行动协议及补充协议目前仍然有效,但是鉴于一致行动人之间相互罢免,在公司治理方面出现重大分歧,并且分歧信息公开化,因此对一致行动的基础和一致行动关系的稳定性均构成了实质性不利影响。

此外,关于控股股东的纠纷是否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是否会影响公司纾困事项的推进的问题。公司方面坦承,控股股东间的纠纷目前暂未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不利影响,公司目前经营正常,各项业务正在推进。同时,公司表示,实控人纾困事项目前正在推进中,但若纠纷不及时得以解决,将可能会影响纾困事项的推进。

“创业难,守业更不易。还是希望股东们能冷静思考,妥善处理好存在的问题。”迅游科技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5G时代对于深耕互联网业务多年的迅游科技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内部团结的基础上,公司若能借势发力,相信未来定会以良好业绩表现回馈广大投资者。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