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CEO就能挽救WeWork暴跌的估值?想简单了

2019-09-24 18:15:12    第一财经杂志

从一场风光无二的宣传,变成不断折价的挥泪大甩卖,再加上公司暂停IPO、CEO被大股东在内的诸多董事“逼宫”下台的传言,WeWork成了“共享经济”代表公司中最惨的一个新鲜案例。

换个CEO就能挽救WeWork暴跌的估值?想简单了

它的身价正不断缩水。2018年12月底,刚递交招股书时,投行对外放风的估值高达470亿美元;但很快,这个价码就在9月初投资者的冷淡反馈中被降到了200多亿美元,甚至更低。WeWork显然也在这样的打击中彻底失去了自信——今年9月中旬,曾有接近这一IPO项目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表示,WeWork计划在路演时提出的最低估值只有100亿美元。这个数字甚至还比不上公司此前拿到的融资总额。

如果WeWork以这样打了“2折”的估值上市,就意味着2017年至今,所有参与这一项目的投资者都会亏钱。其中亏得最多的,当属WeWork融资后期几乎唯一的支持者软银集团。这也被认为是WeWork董事会考虑近期更换公司CEO、创始人Adam Neumann的主要原因。此前,软银曾要求WeWork停止上市进程。WeWork在经历了近一周的犹豫后,也对外确认将IPO时间表向后推迟至少一个月,保底目标是年内完成上市即可。

其他“共享经济”公司的上市之路虽有波折和质疑,但都远没有WeWork这么激烈。Lyft的上市定价相对其估值提升了70亿美元;即使是被认为泡沫严重的Uber,上市前的“折价率”也被控制在了1/3。当然了,如果Uber早前没将那位风格激进、争议不断的CEO Travis Kalanick换掉,它的上市之路很可能会比WeWork还要热闹。

如果从2008年的GreenDesk(WeWork前身)算起,WeWork这个“一起工作”的生意已经做了超过10年。面对外界,公司创始人Adam Neumann塑造的最令人深刻的形象是始终野心勃勃。目前,在全球拥有528个办公空间项目的WeWork,在官网上宣称其使命为“提升全世界的感知力”。

相比Uber和Airbnb来说,WeWork所代表的“联合办公”少了许多监管层面的麻烦。同时因为发展速度快,它在全球范围内也催生出了大量竞争对手——英文名叫“UrWork”的中国联合办公企业“优客工场”,最近也表示有赴美上市的想法。

WeWork注定将成为“联合办公第一股”的价值表率,只是从其招股书来看,这家“流血上市”的公司还要经历更多质疑和股价动荡。

换个CEO就能挽救WeWork暴跌的估值?想简单了

到底创新了没有?

为了论证WeWork的商业价值,CNBC在9月4日的节目中请到了管理着60亿美元资产的地产投资人Sam Zell做点评。和许多投资者预料的一样,Sam Zell认为这一模式毫无新意,且存在短期收入与长期租约及债务错配的风险。

“我先前有幸投资过这类企业,实际上办公室转租这个商业模式在1954年就有了。”Sam Zell在节目中回忆称。

的确,在传统的地产开发商和服务商眼中,WeWork不过是更花哨、对客户更不讲究的“服务式办公室”。这个领域内的成熟公司不少,更有像雷格斯这样早已持续盈利多年的大品牌。当然,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话题度和概念也是估值的重要参考,这导致了WeWork和雷格斯的悬殊差异——后者于2000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市值不到40亿英镑(约合350亿元人民币)。

换个CEO就能挽救WeWork暴跌的估值?想简单了

在某些方面,WeWork和Uber展现出相似的浮夸风格。比如,在各自长达几百页的招股书中,Uber一次也没有提及自己是个“网约车”(ride-hailing)公司,WeWork则几乎没用过“联合办公”(co-working)这个词——“共享经济”的概念被这两份冗长的文本包装得越来越模糊。有意思的是,在招股书中,WeWork称自己的收入主要来自“会员费”,相当于又给自己加了个“会员经济”的光环。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