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间,他从首富到身家缩水百亿,企业陷入退市风险

2019-09-26 15:50:16    宜信财富

18亿资金“不翼而飞”,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全部股权遭冻结,市值较今年最高点时蒸发达61亿,面临强制退市风险……近几个月来,有医药行业“白马股”之称的辅仁药业进入至暗时刻。随着危机的不断加深,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创始人朱文臣也陷入窘境:

7年间,他从首富到身家缩水百亿,企业陷入退市风险

除了家族另一核心资产宋河酒业面临停产,大量设备被抵押融资,曾屡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的朱文臣,其身家也从120亿急速缩水到成为“老赖”,2个月之内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超过11次,不复巅峰时的辉煌。

左手药业、右手酒业

“河南首富”打造百亿财富神话

朱文臣的商业征程始于1993年。这一年,他创建了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两年后,朱文臣开始筹建河南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即辅仁集团);1997年,辅仁集团正式注册成立。

7年间,他从首富到身家缩水百亿,企业陷入退市风险

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朱文臣

辅仁成立之初,中国医药行业正面临着90%以上的药品都系仿制的现状,自主研发的大普药尚未被龙头药企们关注。观察到这一趋势后,朱文臣敲定了辅仁的成长路径,那就是以产品为圆心,以兼并为半径,不断扩展辅仁的商业版图。

2001年,辅仁兼并了河南焦作怀庆堂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河南辅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这次兼并不仅使辅仁拥有了冻干粉针剂、水针剂两个西药药剂,更使辅仁拥有了西药生产资质。

在朱文臣的规划中,集团旗下产品远不止药品一项,他还有更大的布局。2002年10月,辅仁集团收购了有河南“白酒五朵金花”之一称号的的宋河酒业85%股权,成为后者的新控股股东,同时也将这家国企变身为“民”字头。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蛇吞象般将拥有千年酿造史的大酒企纳入囊中,这桩兼并大案一时间引发无数关注,辅仁集团也凭此强势进入公众视野。

在辅仁集团的发展历程中,宋河酒业于辅仁的意义绝对堪称“锦鲤”级别。除了并购带给辅仁集团的光环、使辅仁的知名度提前了好多年,收购完成后,凭借头顶“接待专用酒”的高光,以及作为老牌知名酒企所拥有的品牌资源、市场基础、科技优势等,宋河一直保持着河南省酒业第一品牌的地位。2006年,宋河酒业以6.8亿元的销售额达到成立以来的巅峰,2009年更是前三季度就已提前完成了全年20亿元的销售目标。

通过收购宋河一战成名后,朱文臣并未停下“买买买”的脚步:

2003年,辅仁集团全资收购河南老牌国有药企——开封制药及其下属合资公司(后更名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2006年,辅仁集团兼并了河南天康制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河南同源制药有限公司);同年,辅仁药业旗下辅仁堂将95%的股权注入上海辅仁,辅仁通过借壳上市成功登陆A股市场。此后,辅仁集团还先后重组了河南天康制药、北京远策药业等多家药企,旗下有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和孙公司,迅速扩张为拥有上千个品种的“辅仁系”大普药平台。

带领辅仁高歌猛进的同时,朱文臣的财富也随之激增。2005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亿元的财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凭借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66位,成为河南首富;第二年,朱文臣蝉联河南首富,家族财富上涨至85亿;而据2018年胡润富豪榜,朱文臣身家已达120亿元。

辅仁危机始末

成也收购,败也收购

公司业绩和个人财富大幅攀升的背后,朱文臣当初用大举并购打通产业链战略的副作用也开始显现。

朱文臣很早就意识到,产业升级已经摆在所有药企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创新。而不断收购兼并相关行业中的黑马企业,正是他布局辅仁药业转型中的一环。企查查显示,辅仁旗下所控股的企业数量已达65家,涵盖制药、酒业、电子商务、生物技术、地产、投资管理……即使在2018年以后,辅仁系名单上还是增加了上海琨仁创业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辅仁中医药港有限公司、河南创石药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名字。

众所周知,做创新药是一个投资高、周期长的项目,5年以上的研发时间往往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这需要药企具备极强的资本实力以抵御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特别是像动辄“以小搏大”拿下龙头型企业的辅仁,收购+研发双重“烧钱”压力之下,其流动资金紧张程度可想而知。(推荐阅读:百亿资本的下个战场:创新药与CRO)

以辅仁药业2015年启动的重组为例,为消除旗下开药集团和辅仁药业之间的同业竞争,实现辅仁集团核心优质医药资产的整体上市,辅仁集团历时近3年才终于完成对开药集团100%股权的收购,交易价达78.09亿,被称为医药并购界的“蛇吞象”。随后辅仁药业欲募集配套资金26亿,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流动性吃紧的迹象开始显现。

进入2019年,辅仁系资金黑洞再难掩盖:

今年一季度,辅仁药业财报显示有货币资金18.16亿,因业绩太漂亮不得不分红;

7月15日晚间,辅仁药业公告称,拟发放总金额为6271.58万元的2018年年度现金红利,但4天后又称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引发上交所下发问询函。7月24日,辅仁药业回复称,公司及子公司只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为1.23亿元,未受限金额只有377.87万元;

6月以来,辅仁药业密集发布了多达18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债权人或最少涉及7个省市;

8月19日,辅仁药业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本息合计金额为7.76亿;

目前,辅仁药业及其母公司辅仁集团旗下众多企业大多陷入停工、欠薪困局,其中包括对集团有着“现金奶牛”意义的宋河酒业——因母公司辅仁集团的牵累,宋河旗下资产遭质押,被担保的债权数额约16亿元。今年上半年,宋河酒业被冻结的股权金额更是超过1.2亿元。作为辅仁转型担当,熙德隆肿瘤药品有限公司同样陷入了被冻结的境地;

截至9月18日,相较于4月10日109.38亿元的市值最高点,辅仁药业的市值已跌去70.12亿;辅仁集团年内至少4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且案件多涉及财产保全。自今年5月至今,朱文臣至少有7次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还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成为“老赖”……

我们也能从中发现辅仁系陷入危机的脉络:长期盲目追求规模化的大举扩张战略下,对国家去产能、去杠杆大势误判,短借长投的资金错位使得辅仁系现金流严重短缺,使得企业业绩和经营形成负循环、抗风险能力不足,债务的不断增加致使大量资产被冻结,最终因资金无法及时到位导致公司累积的问题全面爆发。

辅仁启示录

“低头拉车+抬头看路”是高难度技术活

辅仁系资金风波产生的另一个后果,是辅仁药业面临退市的可能。事实上,进入2018年,监管层即已明确严格执行退市制度,仅当年上半年就有*ST吉恩、*ST昆机、*ST烯碳3家被宣布退市。

今年以来,国内资本市场退市力度加强,年内已有8家A股上市公司面临退市,退市方式包括面值退、财务亏损退、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退及重组退市等。随着去杠杆的深入以及退市监管趋严,连续亏损、经营困难、遭上交所/深交所质询乃至被立案调查的公司无疑存在较大的退市风险。

这些企业中,同样通过收购兼并实现多元化战略的企业不在少数,其背后亦体现着诸多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在相同的时代背景下所面临的现实——包括企业家、创业者等在内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在将企业做大做强、财富不断增长后,往往要面对这样的“企(企业)传(传承)投(投资)”难题: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随着民间财富的大量增加,先富起来的一批成功人士陆续到了传承的时刻。但与此同时,他们的财富管理能力赶不上财富增长的速度,所以当他们生意越做越大、家族身份全球化之后,他们其实不知道该怎样让财富保值增值。

特别是随着新经济、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在层出不穷的新模式和新科技的冲击下,家族传承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如何拥抱新趋势,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找到传承的正确“姿势”?

对此,《宜信财富2019年资产配置策略指引》“家族传承”篇早已给出答案:关注对家族的精神财富、家族企业股权与非实物金融资产等进行统筹规划,明确协作发展战略和配置比例,并且运用家族信托和保险等兼具金融、法律属性的工具,防范家族财富所面临的投资风险、民事风险、商事风险,补齐短板,致力于实现家族财富稳健传递、造福后人。

“未来十年,所有高净值人士或多或少都要开始思考家族传承的问题。”对于家族传承的趋势,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给出这样的预判。宜信财富预计,2019年,统筹规划将成为中国高净值人士资产配置的主流趋势,这也将对提供家族传承服务的专业性机构提出更高的要求。

对身处新经济时代的高净值、超高净值群体而言,将资产配置和家族办公室、信托架构的搭建等同时进行,并根据时代变化作出同步调整,是更加成熟的财富规划方式,能够有效实现从创富到守富,在令财富增值和传承中,同时实现家族精神的有效传承。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