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美银行业去监管新动作:“生前遗嘱”宽限,但离全面松绑尚远(3)

2019-10-15 17:48:36    第一财经

《多德-弗兰克法案》法案中的第165条规定金融机构“生前遗嘱”制度,作为预备破产的方案,即“大而不能倒”的银行即使受到重创被迫歇业倒闭也不能破坏金融系统,要杜绝再次发生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援救美国国际集团(AIG)的情形。为此,这些银行要拟定计划,说明万一在最严重的危机时刻无力偿债,他们将怎样处理,是分拆、清算还是出售业务。

前几年,时有报道提及美联储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认为银行苦苦准备一两年的“生前遗嘱”不合格,并要求其重新简化法律结构和修改方案。 例如,2014年8月时,FDIC称11家超大银行的“生前遗嘱”完全“不可信”。FDIC副董事长Thomas Hoenig当时指责称:“目前各银行的计划,无法让它们在没有政府支援的情况下应对破产事宜。”他表示,这11家银行所提出的数千页报告,暗含官方直接或间接纾困的不切实际的假设条件。

当时的这11家银行的资产规模都超过了2500亿美元,分别是:美国银行、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集团、高盛集团、J.P.摩根、摩根士丹利、道富银行、巴克莱银行以及瑞士信贷、德意志银行、瑞银的美国分支机构。

尽管银行不时遭监管方“狠批”,但各界多年来也对监管方提出了更高要求。反对声认为,即使按照“生前遗嘱”的步骤,银行一旦破产,也无法在不危及经济或纳税人利益的情况下得到快速及时处置,因此监管需要为银行指明更为清晰的路线图。

对中国的影响而言,此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一份研究显示,《多德-弗兰克法案》语境下处置计划的效力是“不受任何限制”(no limiting effect)的,并特别强调了必须不受海外法律的限制,但事实上不同主权国家之间的管辖原则和适用法律存在极大差别,这导致同一个金融集团的不同机构将接受不同的监管标准,因此很难保证在美境内的分支机构面临运行障碍时,运行情况良好的母公司同时进入紧急状态。FDIC主导的破产程序也难以得到我国法院的司法认可。此外,中国尚不具备独立金融机构破产体系。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