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神车”生死劫!经销商组团讨债、供应商纷纷断货

2019-10-30 08:24:26    证券时报e公司

原标题:

“中华神车”生死劫!经销商组团讨债、供应商纷纷断货……公司辩称“停产是伪命题”!

近期,有关银行下发通知排查众泰汽车等车企破产风险的传闻四起,众泰汽车对此予以澄清否认。然而,非常之时,众泰汽车却又被比克电池爆出拖欠数亿款项实锤。与此同时,关于众泰停滞、经销商、供货商讨债的说法也在业界盛传。

自动播放位居浙江永康的众泰汽车(000980),是一家汽车整车制造企业,拥有众泰、江南、君马等自主品牌。如果届时2019年年报披露之时,君马品牌从公司年报中消失,投资者也不要觉得意外。

因车型设计多以“复制”豪车为主,众泰甚至被冠上了“保时泰”这样的尴尬之名。而靠着豪车“同款”外观+低廉价格,众泰汽车也曾迎来过高光时刻。2016年,众泰汽车还是一家年销量达到33万辆的“大型车企”,即便是在2017年,众泰年销量仍达到31万辆,一度被市场戏称成“中华神车”。

不过,随着中国汽车市场遇冷,车市下行,潮水退去,众泰汽车成为“裸泳者”。近期,有关银行下发通知排查众泰汽车等车企破产风险的传闻四起,众泰汽车对此予以澄清否认。然而,非常之时,众泰汽车却又被比克电池爆出拖欠数亿款项实锤。与此同时,关于众泰停滞、经销商、供货商讨债的说法也在业界盛传。

面对外界的种种传闻,众泰汽车的现状到底如何?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

经销商组团上门讨债

从踏上永康开始,记者接触的每一位永康人,似乎都知道众泰汽车出事了。众泰汽车的总部,距离永康南高铁站约半小时车程。基于此行的目的,坐上计程车后,e公司记者就习惯性地向出租车司机提起众泰汽车的情况。须不知,出租司机的耿直让记者有点意外,他开口便说,“别提众泰汽车了,现在的情况一塌糊涂。”永康,隶属于浙江金华市,被誉为“五金之都”。在五金产业的基础上,延伸出的汽车产业,已成为永康的支柱产业。众泰汽车借壳上市后,当地政府与众泰汽车一起谋划了今后五年的发展规划,目标指向“千亿级”产业。

作为永康的龙头企业,众泰汽车的发展情况,牵动着当地相当一部分人的生计。上述出租车司机的家,就住在众泰汽车总部附近,自称对众泰汽车有所了解。他对记者称,原来众泰汽车发展情况好的时候,跑业务的客人到永康南站多得不得了。但是,现在不行了,欠债太多了,经常会遇到来要债的人。

车至永康市经济开发区北湖路1号——众泰汽车总部,记者的所见所闻,印证了的士司机的一些说法。

记者看到,在众泰汽车的大门口,聚集了几十位操作不同口音的人,他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相互交流着。还未来得及开口,就有人向记者反问,“是众泰经销商,还是君马经销商?”

获悉记者身份后,这些自称君马汽车经销商们,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都愿意排队接受采访,一一诉说的苦衷。部分经销商,还在现场向记者展示他们的债权凭证。

据了解,这次到众泰汽车的总部所在地永康维权的经销商,共计有60余位,遍及浙江、广东、四川、河南、新疆等地。这一天,这些经销商兵分三路,一,与众泰汽车代表谈判;二、前往信访局反映情况;一组前往法院了解诉讼情况。

记者了解到,经销商们向众泰提出的要求主要是:众泰需要保证君马汽车售后的问题,保证配件供给。退还账户余额,兑现向经销商承诺的补贴及保证金等。包括建店补贴、建店保证金、厂家金融贴息、销售返利、渠道返利等。

双方的谈判进展得很艰难,临近下班时点,看到派出的代表仍未出来,在大门口等候的经销商们,三三两两的朝会议室——众泰汽车的行政大楼走出。到了晚间6:50分,从会议室走出来的经销商代表,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招呼大家晚间到宾馆再开会。

“关键看执行。像这种集体上门维权的情况,包括这一次已经是第五次了。之前的几次谈判,也达成了部分协议,但问题是众泰汽车没有执行和兑现,或者说推进得太缓慢。所以才会有这一次的集体上门维权。”一位来自四川的经销商对记者称。

撇开经销商提出的售后问题,单单从欠款来说,此次维权的经销商也有过统计。“这次60多位经销商,有明确账目的欠款合计6000余万元,还有约6000多万是没有上账,合计也就1.2亿元-1.3亿元。我们也不懂,众泰汽车这么大的一家整车厂商,怎么就拿不出这么点钱。”经销商代表对记者称。这一天,是他们来到众泰汽车总部的第三天。来自湖北的经销商对记者称,“这一次维权,没是要到钱就不回去了!我们准备打持久战!”。

资金链问题早已暴露

众泰汽车的资金困境,其上游供应商早已有所察觉。浙江一家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董秘对e公司表示,从去年开始,公司与众泰汽车的业务合作就变得磕磕碰碰起来,货款的结算方式也开始拖欠,到后面就付不出来。

正因为如此,2018年结束后,公司就彻底停止了与众泰汽车的供货合作,现在众泰汽车还欠我们公司好几百万货款。所以,今年众泰汽车要拿货,必须是现款现货。

据了解,被誉为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的汽车产业,产业链条较长,其间接拉动的行业有接近50个。

在这条规模庞大的产业链上,整车制造厂商占据着较为强势地位,上游的汽车零配件企业想要整车厂商的供货商,账期拉得较长。“从2014年开始,因为担心资金风险,我们就慢慢退出跟众泰汽车的合作了,到现在还欠着我们的货款。”另有浙江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称。对于众泰汽车拖欠供应商的货款,上述的士师傅也有所耳闻。他对e公司称,“最近在永康南站,经常会遇到从外地赶来问众泰汽车要账的供应商客人。

有一次拉一个客户,据说众泰汽车欠了他们200多万元,都已经拖了两年了。听说有供应商已经起诉众泰汽车了,所以,他们也准备通过诉讼途径来解决。”实际上,众泰汽车的资金链问题早已暴露。e公司发现,从部分上市的汽车零配件公司2018年年报及其年报问询函的回复等公开信息也可以看出,至少在2018年,众泰汽车已经出现了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得润电子(002055)曾在2018年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透露,其全资子公司合肥得润电子器件有限公司应收众泰集团及其关联方结算期为“月结90天收承兑汇票”,但受其资金紧张影响,收款产生逾期,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8161.98万元。

今年6月,ST银亿(000981)披露的2018年年报回复函显示,该公司对众泰汽车子公司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期末的应收账款为5845.04万元,已计提坏账准备金额5245.04万元。以ST银亿为例,其子公司邦奇集团与众泰汽车是合作关系,2018年度,众泰汽车整车销量大幅下滑,因而其从邦奇集团的采购量也随之大幅减少,且应收款项回款情况也收到严重影响。

2018年末,邦奇集团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主要由2017年度销售产生。

2017年末的应收款项余额为6978.09万元,于2018年5月收到回款1000万元,但仍有5978.09万元未能及时收回,整体回款进度严重滞后。

经协商,双方于2018年11月签署了还款计划书,约定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应当按计划付款。按计划,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应于2019年3月付清款项,但截至2019年4月末,剩余5245.04万元仍未能支付。

因此,管理层将2018年末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应收款项余额扣除期后收回金额之后的剩余未归还款项全额计提坏账准备。拖欠的货款未结,部分供应商已将众泰汽车推上被告席。

年报显示,2018年,浙江仙通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404.1万元,而针对这笔应收账款,浙江仙通进行了100%的坏账计提,即坏账准备为404.1万元。正因为欠款未还,浙江仙通也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发起起诉。

今年7月,*ST索凌(002766)披露了一份期末主要客户的应收账款情况,欠款方就包括众泰汽车。其中,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欠款3325.55万元,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欠款6225.99万元。两家公司合计欠款占*ST索凌总应收账款约10%。

目前,*ST索凌已针对临沂众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的1792.81万元货款纠纷,起诉至法院。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称,目前,公司与众泰汽车之间,已经没有了业务往来,合作已经暂停。

从一车难求到大幅亏损

众泰汽车的第一款车众泰2008,就是在永康生产基地下线。这里,也是众泰T600诞生之地,作为众泰汽车近年的主力车型,众泰T600曾经在全国各地卖得相当火爆,甚至“一车难求”,一度需要加价提车。高光的众泰汽车,是永康人的骄傲。

一位当地人对记者回忆称,“大概在2016年-2017年时期,因为提车难,众泰汽车周边的几条马路上,到处停放着前来提货的拉挂大货车。这些前来提车的拉挂车,因为拿不到现车,一般都需要等上好几天才能走。”

不过,如今呈现在记者眼前的,却是显得冷冷清清的空旷大街。绕着众泰汽车的总部,记者走了一圈,没有在马路上看到一辆等待拉货的空仓货车。在众泰汽车生产厂区的马路另一侧,是一个面积达数万平方米的在大型露天停车场,一辆辆众泰T600、E200等各种型号的新车,摆放在这个露天停车场。如果不仔细看,都很难发现有空地。

据了解,这些摆放在停车场的车,来源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众泰汽车自身所生产库存;另一部分是经销商的退货。

从一车难求到滞销,乃至经销商退货,众泰汽车遭到的尴尬,一方面是售后服务问题没有跟上;另一方面也有自身的产品质量不无关系。

据了解,基于君马品牌目前的现状,在此次的谈判中,众泰汽车向君马经销商代表提出转网的解决方案,即从君马经销商转众泰其他品牌经销商,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当问及为何不接受转网的解决方案时,君马经销商向记者陈述的理由,涉及众泰汽车品质、售后问题、渠道等问题。

比如说,“在售后服务方面,众泰品牌的车,现在同样存在着零配件不能及时供应的问题。所以,转网同样不能解决问题。”来自湖北宜昌的一位汽车经销商,曾是众泰汽车多车型的经销商,涉及君马、众泰两大品牌,但目前均已关门歇业。

“众泰的车,除了喇叭不会响,其他地方都响”。从一位当地人对众泰汽车的调侃话,不难看出众泰车在消费者心中的印象。多年以来,众泰汽车以山寨一招鲜吃遍天,靠模仿知名品牌车型收割市场,被戏称业界“山寨王”。

比如说,有着“保时泰”之称的众泰SR9,是山寨保时捷卡宴、其质量遭到众多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车身漏水、底盘异响、行驶中熄火、发动机故障等方面。一家杭州的汽车经销商对记者称,现在众泰的汽车不好卖。很多车主买了没开多久,会找上门来投诉质量问题。所以,从去年开始,已经不再代销众泰型号的汽车了。与此同时,上述经销商还帮记者问了5-6位同行,得到的回复均是,不再代理众泰各型号的汽车。

而这些经销商,以前要么是专做众泰汽车经销商,要么是综合性汽车经销商。另外,近期上海的汽车媒体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从众泰的官方上找到了8个上海经销商的电话,逐一打过去的结果却是空号、停机、无人接听。

即使有人接听得到的回复是:这里是大众不是众泰;只做售后维修;月底关门。众泰汽车总部的周边,就是普通居民街道。在这里生活的众泰员工,有的是本地人,也有外来的务工人员。透过残留在街道发黑的油脂,不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和喧嚣。

不过如今,这里的情况却大不如前。在实地走访时,多位当地人向记者反问,“好好的一家公司,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其中,一家小卖部老板感慨,前两年,众泰效益好的时候,厂区附近的街道很热闹。

现在,看不到来众泰汽车跑业务、提货的客人,店里的小生意也大不如前了。10月29日,众泰汽车发布三季报,2019年1-9月份,公司累计实现营收54.01亿元,同比下降59.5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6亿元,同比下降283.02%。其中,第三季度,公司业绩更是断崖式下滑,公司营业收入3.6亿元,同比下降88.4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亿元,同比下降521.5%;扣非后净利润-4.8亿元,同比下滑714.94%。

公司称停产是一个伪命题

资金紧张的众泰汽车,生产经营又会怎样?今年10月上旬,有关银行通知排查车企风险的消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在这份名单中,就包括众泰汽车。

不过,众泰汽车火速发布公告回应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不存在资不抵债进入破产程序的情况。对于众泰汽车的这份回应,接受记者采访的经销商几乎无一例外的表示,前期停产几个月的事情大家都知道。

目前的众泰汽车,最多也只能称得上部分生产基地的部分生产线恢复了生产,离正常运转还差得远。目前众泰汽车的总部生产情况怎样?在此次探访众泰汽车时,记者向公司相关负责人提出前往车间实地参观的请求,但未获许可。

众泰汽车总部,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该基地是2005年投产的一家老工厂,园区规模看似一般,厂房距离马路最窄的地方,只有几米的距离。站在围墙外的人行道上,透过车间的玻璃窗,都能看到看到车间里摆放的物件。

走访记者发现,该生产基地露天停车场停放的车辆,看上去并不像崭新的新车,部分车辆的车盖上,甚至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厂区内的检测跑道上,看上去很清闲,偶然会有车辆在做性能测试。按照常理说,汽车整车厂的生产车间,往往机声隆隆,组装车间的金属铁器碰撞声,焊轨车间的火花四溅,远远都被人感觉到。但是,记者绕着众泰汽车总部生产基地一圈走下来,整体感觉整个园区较为安静。

一家众泰汽车某重要零部件供应商对记者称,目前,众泰汽车欠公司的款项大概3000万元,从2018年7月份以后,因为没有按时付款,中止供货。除了去年年底时候给了200万元表示一下外,今年就再也没有付款过了,至今对欠款何时结算也无任何说法。

据介绍,上述供应商原本是众泰汽车T500、Z300、Z560、Z360和Z500等车型供应商,部分车型还是独家供应商,双方合作已经多年。但是,从去年7月份开始,由于众泰汽车没有按时结算货款,双方的合作关系也就中止了。

“作为供应商,我们很清楚众泰汽车的生产情况。比如说众泰汽车的临安基地,该基地从下沙搬迁到临安后,就一直没有正常大规模生产过。不过,我们中止供货,也并不意味着众泰就立刻停产了,因为整车厂商,一般都会准备几个月的库存。从去年7、8月份算起,我们停止供货都差不多一年了,现在众泰的生产肯定称不上正常。”

上述众泰汽车某重要零部件供应商对记者称。“停产这个概念,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随着30亿元的资金到位后,T600、T700都在陆续的组织生产。”对于停产传闻的说法,众泰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为什么说停产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我们陆陆续续在生产,是根据整体情况做出的安排和计划。停产是什么概念呢?生产线停下来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运作了,这才叫停产。

只要有订单过来,我们随时都可以组织员工生产,这种情况,怎么叫停产呢?另据多家媒体报道,君马汽车的长沙生产基地,目前已经人去楼空。当记者问及君马算不算停产的问题?众泰汽车上述负责人并不愿意正面给出说法,只是强调当前行业面临的问题以及公司正在着手解决问题。

生死之战

种种迹象显示,众泰汽车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除了对供应商,经销商的债务,从拖欠员工工资也可以看出。在采访期间,当记者问及工资是否正常时,众泰员工对此相当警惕,大多三缄其口,执勤的保安甚至对此问题还警告记者不要多问。

不过,在众泰厂区周边,记者还随机采访多位当地居民。他们无一例外都向记者坦承,今年以来,众泰汽车经常拖欠员工工资。其中,一位自称知情当地人称,“在今年5-7月份,厂里曾连续3个月没有发工资。由于工资发放一拖再拖,说法不能兑现,所以众泰员工也曾出现维权过。后来之所以补发了工资,据说是因为政府出面,众泰从银行拿了30亿元”。

另外,众泰汽车杭州基地的员工也向记者证实,今年公司确实存在着拖欠工资的现象,部分员工也因此辞职另谋生计。“前段时间,众泰汽车的总部门口,发生过一次群体集会事件,当时现场的照片,都在微信群里传遍了,很多永康人都知道这事。”话到此处,一位当地人还向记者打开手机,展示他微信群的信息。“这两天,听说又有人来找众泰汽车要钱,好像没有上次那样多。”

在接受采访时,众泰汽车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今年,宏观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对于汽车行业来讲,带来了很多的压力,尤其是民营企业,但我们也在积极的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首先,在8月份的时候,在政府的协调下,银行为公司提供的30亿元的资金,这部分资金已经到位,这部分资金,将用于生产、经营等相关安排;另外,根据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公司也在积极的协调其他途径的融资。

据了解,根据当地政府关于众泰汽车纾困帮扶的指示精神,今年8月下旬,由浙商银行牵头,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永康农商银行将共同向众泰汽车发放30亿元资金贷款。

希望众泰汽车管理团队和员工能够增强信心,在银团贷款资金管理小组的指导下,尽快实现由复产到复兴,严格按复产计划分阶段实现复产,并按计划进行资金使用审核。这笔30亿元的纾困资金,对于处于“生死关头”的众泰汽车来说,无异于一笔数目不小的“救命钱”。

因此,也就有了上述所言的“随着30亿元的资金到位后,T600、T700都在陆续的组织生产”。据当地媒体报道,10月11日,众泰汽车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此次活动的举行代表众泰汽车从投产到复兴的步伐正稳步前行。

“目前,T600出口专用车型的生产情况进展良好,员工对这出口专用车的前景也非常看好,信心非常足,一天的产量在100台左右。”众泰汽车有关人士对记者称。不过,有众泰供应商则对记者表示,“作为众泰供应商,这种特殊时期,相互之间也都经常沟通。听说T600的复产情况也不太理想,一天的产量也就在50-60台左右。而众泰永康总部的T600生产线,一天的产能是400台,也就是恢复到正常情况的八分之一的水平”。

30亿元的资金并非小数,为何众泰汽车不能全面的恢复生产呢?按照被采访者的说法,是因为欠款问题未能解决,供应商不愿意正常供货。“早在今年6月份,众泰就恢复生产问题与供应商们沟通,称正在向政府寻求帮助融资,问供应商是否能恢复供应。

但是,供应商的恢复供货的积极性不高。所以,才有了现在的部分恢复生产”。一位浙江的众泰汽车供应商对记者称。众泰的窟窿有多大,外界不得而知。在这次沟通时,众泰提出先解决部分欠款问题。比如说,前期的欠款一千万,这次众泰希望在先结算100万元的基础上重新恢复供货。这对于很多供应商来说,很难接受,因此也不愿意恢复供货。

“作为众泰的供应商,也同样有经营困难,大量现金被压在到期货款上,现金流严重缺血。据了解,一部分众泰的供应商,也因为欠款问题,都停产放假了。这时再重新恢复供货,也需要启动资金,需要制定生产计划,需求购买原料。但是,按照众泰给出的结算方式,供应商也没法启动。”上述众泰供应商称。

值得注意的是,继30亿元纾困资金后,近期市场又传闻,众泰汽车有望获得地方政府15亿元资金入股,这批资金将用于众泰汽车新车型投产、新产品研发以及核心研发技术投入等。对于此次15亿元纾困资金传闻,众泰汽车上述负责人不予置评。

(注:文中部分照片是由经销商提供的8月维权现场)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