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隐于数据 国台酒业IPO前夕急补渠道短板

2020-06-11 11:40:02    人民网

“茅台镇第二大酱酒”国台酒和“全国两大酱酒之一”郎酒的PK打得火热。摘得“酱酒第二股”的帽子,是面子之争,也是实力的比拼。国台不服输,但不得不服输。相比于规模更为庞大、产品结构更具优势的郎酒,国台身上还带着诸如全国化受阻、规模化无能以及一系列财务问题。聚光灯正透视着全身积弊的国台,上市还只是征战的开始。

“小”国台出征

国台和郎酒,都已经一只脚跨过了资本市场的门槛,“酱酒第二股”花落谁家,仍是个悬念。但在这场争锋中,擅长营销的国台却率先有了败阵之姿。在业内看来,“酱酒第二股”不过是个花名。只是,在这场争锋中,“小”国台在“大”郎酒的衬托下,显得卑微了些许。从规模上看,根据双方披露的招股书显示,郎酒2019年的营收超过80亿元,同期国台还不足20亿元。都是和茅台叫过板的过来人,前者显然更有底气。

北京商报记者对比酱酒领域发现,第一梯队,超过800亿元规模的茅台早已位至巅峰;第二梯队的习酒和郎酒,一个百亿巨头,另一个在冲刺百亿;只是在第三梯队,国台和10亿元规模上下的金沙、钓鱼台、珍酒等有一战之力。按照业内30亿-50亿元评定区域强势酒企的标准来看,国台财务表上的成绩,甚至都称不上强势。数据显示,2019年,国台在华中、华南、华北、华东、西南地区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7.51%、22.63%、19.92%、12.78%、11.62%。

北京商报记者就发展问题向国台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提纲,对方表示已知悉稍后回复。但截至发稿前,该负责人暂未做出相关回复。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看似均匀分布的营收来源,背后是国台酒业营收分散、缺乏核心市场和核心大单品的表现。其中,收入最高的华中地区,2019年营收规模为5亿元左右。而包含了国台大本营贵州的西南地区营收规模是所有地区中最低的,仅为2亿元左右。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