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恶战再起:一场意外加速的流量猛冲

关键词:在线教育
2020-06-16 17:14:45    网易科技

冬天落锁,夏季开学。

上饶中学的教学楼群、塑胶田径运动场、学生公寓、学生食堂、状元山、甦荷湖…….在静止几个月后终于恢复生机。

复课一周后,上饶中学高二年级进行了开学测试。全年级出现了多名成绩严重下滑的学生,其中一个就在朱老师的班级里。

“这个孩子之前能考500多分,现在回来只能考300来分,太差了,他几乎就是没在学。”更让朱老师上火的是,除了这类极少见案例外,整体学生的测试结果都不理想。“最简单的东西他们都做不来,相对往届来说,明显这一段上网课的内容得分率要低好多。”

最紧张的还是高三的学生和老师,距离高考不足一月。

不拼不搏,高三白活。高三复读班的一个学生,曾找过朱老师寻求帮助,他的问题同样是落下了学习进度,导致心情低落,情绪焦虑。

在经历了近一学期的“云端”教学后,朱老师觉得,网课在特殊时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至少让学生有学可上;可对比面对面教学,在线化教育还有欠缺之处,“它是个自主学习的东西,即便包括高三学生,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没有这么强烈的主动性,自然就会落下很多进度。”

“学校出于负责任的态度,会督促老师开展线上课,但老师很辛苦,备课量是很大的。“另一位上饶本地的林老师告诉网易科技《后厂村7号》记者,她的使用体验是,线上没有办法直接了解学生的学习效果和获取学习信息。据她说,当地学校在疫情好转后,对返校学生进行了摸底考试,情况不大理想;目前来看,家长也有不接受的地方,他们更喜欢面对面的线下教学。

基于不尽相同的使用体验,在采访过程中,《后厂村7号》记者发现,后疫情期,公立学校对于在线教育的接纳度是高是低,二者之间的黏性是强是弱,目前还很难一锤定音。

2020年春夏,疫情影响下,开学延迟、线下培训受阻,让很多人“被动”地来到线上,在线教育需求量暴涨,互联网教育企业受益明显。有数据显示,此前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用户约为1900万人,疫情直接将这一数字推升至过亿,对应的渗透率也由10%变为72%。

在线教育恶战再起:一场意外加速的流量猛冲

2015.12-2020.03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及使用率

一位教育行业的资深从业者告诉记者,在疫情结束后,不论是老师、学生体验过后发现的产品漏洞、不足,还是公立校的网络基础、硬件设施,都将逐渐得以完善。

背后的逻辑是,短时间剧烈增长的市场需求把在线教育推到了“快车道”。在市场竞争方面,在线教育势必要经历同质化竞争,教学质量将是决定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力强弱的关键所在。而在社会层面,无论是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还是家长,都会重新审视在线教育。

“以前是在线教育企业自己努力,现在是全社会一起推进他们‘质量在线’,今年会在在线教育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这样评价。

突然就进了公立校大门

保利威 CEO 谢晓昉坦言,如果没有这场突来的疫情,进军公立校,会是一个艰难且缓慢的进程。

“与江西省的合作其实已经谈了两年之久,对方调研考核的过程非常严谨和认真。”在这之前,视频云直播服务商“保利威”曾为江西省一个 K12项目提供了高并发直播教学压力测试和技术支持服务,但由于地方测试环境的种种原因,该解决方案迟迟没有得到落地。

而今情况陡变。

2月6日,谢晓昉收到一封来自江西省教育厅的红头文件。

省厅希望保利威能够全力协助其搭建全省中小学线上教学平台“赣教云”,并保证该平台按时上线、稳定运行。“我觉得那种期盼是不能够被辜负的,但同时也十分忐忑,因为这次的业务量实在太大。”谢晓昉讲到。

在线教育恶战再起:一场意外加速的流量猛冲

文件6号正式下达,而2月10日江西省内各中小学就将陆续线上开学,整个江西省将有700万师生需要完成在线教学与学习。

在这份“沉甸甸”的紧急命令之下,谢晓昉和团队每天顶着巨大压力。

最大的困扰是服务器需要不断扩容。2月10日江西省中小学开学当天,保利威平台总并发峰值时超过了1100万,触发后台监控不断报警。“我们在阿里云上跑了500多万并发后,他们已经支撑不下我们了。”阿里云的人同他讲,“感觉你们的系统支撑能力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兄弟,来,你来帮我们一把吧。”

技术出身的谢晓昉,有事情习惯于自己扛,鲜少求人。这次一改行事风格,主动寻求云友商们搭把力,“这次是我自己去谈的,同他们讲,我现在遇到问题了,很需要江湖救急。”

谢晓昉2000年初踏入互联网行业,在云视频领域深耕多年,凭借务实、诚恳的行事风格,结交了业界不少的好朋友。为在线教育提供云直播技术服务,是他目前所在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

为解这次的燃眉之急,他发动了自己大量的朋友圈资源,短时间内调集了2万多台服务器、15T 带宽。“京东云、UCloud、华为云、百度云全部赶来提供紧急支援,在大家的通力协作下,最后才扛得住如此高并发流量的同时涌入。”

化险为夷。截至5月,保利威已经为超过15000所学校提供教学直播服务,开课871万次,帮助1亿学生实现线上教学。主动寻求合作的是都是各地电教部、学校教务、高三年级主任……以往这些都是传统和保守的一方,需要企业拿着各项审批资料长周期地接近。

这次“黑天鹅”事件对谢晓昉而言,无疑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疫情让他们加速了判断和决定,我们的平台系统在短短几天之内就上线了,按他们的话说是走了特批流程,给了我们这么快速进入他们体系的机会。”

过去的两年,进校项目进展十分缓慢的在线教育服务机构,不止保利威一家。

“过去是我们推着公立校走,现在是他们变成了主动方。”张民健也有同样的感受。

疫情之前,为公立校师生提供教学工具和内容的小盒科技用户总数量在5000万人左右,疫情中,公司单日新增用户超过100万,MAU 超过1000万。

从小盒科技合伙人兼 CMO 张民健接触的公立校态度转变来看,以前有不少学校对电子类产品处于观望,甚至是直接反对,导致他们的 BD 团队在推广中总会踢到“铁板”,业务拓展初期甚至存在一个 BD 负责一个省的状况,很难走进公立校大门。

但疫情迫使所有教学动作在线化,并成为刚需。“实际上现在家长、学校已经迅速达成了共识,他们认为一定要有一个产品能够在非线下的场景下满足孩子的作业服务。”张民健说。

一位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因为疫情导致公立校不得不去“触网”,使用在线教育的模式去完课,使得行业渗透率至少翻了7倍以上,疫情前中国大概有1900万左右的在线教育学生,但是疫情中超过了1亿3000万。

他说,在线教育的本质是供给驱动,也就是说有好的教育资源在线化模型下才能得到放大,但这次疫情爆发其实已经给了大家教训,当学习的场景搬到了家里、搬到了“云端”,很多学校和老师并没有做好准备。

“有的老教师在学校的讲台上站了几十年了,其实连 PPT 都很少用,她们可能对办公软件操作都不熟悉,那线上课程不仅要 PPT 课件还要熟练使用直播软件,当时网上出了很多老师直播课‘出事故’的段子,大家当作个乐子,我想这些老师们内心是很辛酸的,直播课对她们而言负担很重。”

他相信疫情结束之后,对于 to G 的在线教育服务商而言,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少教育主管部门、公立校都会重新思考,要不要把钱花在信息化这件事上。”

上饶中学的朱老师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他们年级组还会用教研组集体备课方式,来提升云端教学的效率。“年轻老师做课件,老教师负责把关质量,后者会些基本操作就可以了。”

作为上饶市集中资源打造的一所示范性高中,朱老师所在的学校早已经全覆盖了多媒体教学,全部都是一体机智慧课堂,这使他们疫情期间应用在线化教育相对比其他学校更具主动和优势,“这让我们老师有信息化技术,有足够的网络,有足够的设备,疫情来临之后不必那么被动。”

在线教育恶战再起:一场意外加速的流量猛冲

朱老师告诉《后厂村7号》记者,确实是因为这次的疫情经历,让大家有所思考。“怎么更好地利用我们的信息技术,包括一些设备来辅助教学。虽然我们现在不会开直播课,但是我们对线上技术的使用肯定会比以往更加地重视。”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