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为何拒认中国战疫? 一场新旧世界主义之争箭在弦上

关键词:中国战疫
2020-04-09 07:47:34  李小云  观察者

【导读】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但对人类公共卫生体系及生命价值构成巨大冲击,而且也对既有的东西方文化价值及发展模式的构成挑战。疫情之下,浮现在东西方舆情表面的是汹涌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及意识形态偏见的喧嚣,而其背后,则指向人类社会的价值和道路选择问题。疫情之后,是东西方决出胜负,还是各有损伤?是东西方价值撕裂,还是双方互鉴互学、创造新的价值体系?中国农业大学李小云教授透过疫情现象,深入根本的价值冲突领域,回溯西方几百年来形成的世界主义价值观,以及这种价值观的“非世界性”。与之对应,以中国为代表的古老文明,在借鉴西方现代性时以自身文明与文化为依据,走出了一条新的具有普遍性的道路,也就是官方话语体系中的“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这大概是今天疫情之下东西方观念尖锐碰撞的根本原因所在。那么,如何构建东西方之间的统一?作者主张,西方应让渡部分文化空间,而中国则应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之下,探讨更多新的理论和思想,与西方的世界主义价值相对接、相融合,创造出新的世界主义。

本文为“疫情改变中国与世界”文化纵横专栏特稿,由作者授权原创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全球抗疫战:新世界主义的未来想象

新冠病毒的流行发生在人类社会进程的一个特殊时代。

具有马克思主义传统的西方新马克思主义者将其作为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终结标志。大卫·哈维认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诸多资本主义国家因为盲目自满和错误估计使得疫情发展接近失控。病毒对于经济和人口的影响,应该归咎于支配性经济模式中早已有之的裂痕和缺陷。北美,南美和欧洲四十年的新自由主义模式,使得公众完全暴露在一场没有充分准备的公共危机之下。哈维认为,这场危机带来的需求和消费的萎缩意味着最富裕的国家中占主导地位的消费主义的内部螺旋正在崩溃。很多自由主义的思想家们也将此次疫情看作全球权力关系调整的分水岭:比如,斯蒂芬·沃尔特认为新冠疫情将加速权力和影响力由西方向东方转移;罗宾·尼布莱特甚至认为新冠疫情是压垮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1234...11全文 11 下一页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