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病人”:从巧遇到规律

2019-03-08 08:32:01    健康报网

北京时间3月6日,国际顶级期刊《自然》杂志刊发文章称,一位同时罹患肿瘤和HIV的“伦敦病人”进行骨髓干细胞移植治疗后,体内已持续18个月无HIV病毒。文章刊发前便备受关注,“伦敦病人”被媒体誉为“全球第二例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人”。事实果真如此么?相较于全球公认的首例被治愈的“柏林病人”,此次的“伦敦病人”又带给我们怎样的启示?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是“持续缓解”而非“治愈”

“‘全球第二例被治愈的艾滋病病人’,这个说法并不准确。”3月6日下午,刚刚读完《自然》杂志刊发文章的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所长陈志伟对记者说。

问题出在时间上。文章称,“伦敦病人”体内持续无HIV病毒的时间为18个月。“这个时间比较短。”陈志伟说,既往病例中也有感染者体内持续一段时间无HIV病毒,但随后反弹。比如著名的“密西西比婴儿”,这位感染者体内无HIV病毒的时长达27个月,但随后病毒载量出现反弹。“虽然科学界对‘治愈’尚无具体的时限标准,但一般而言至少要持续3年以上。”陈志伟说。此外,记者注意到,对于“治愈”的说法,文章作者也非常谨慎,文中未使用“治愈”(cure)一词,而是“持续缓解”(remission)。

在艾滋病领域,“治愈”可分为根除性治愈和功能性治愈。所谓的“根除性治愈”,意味着感染者体内的艾滋病病毒被完全清除。功能性治愈则是指在感染者体内仍可检测到HIV病毒核酸,但停止服药后,患者体内的HIV病毒控制在检测不到的水平。

何大一教授的鸡尾酒疗法(HAART)问世后,可有效控制HIV病毒复制,使感染者体内的病毒载量维持在较低水平,艾滋病由此成为一种可控的慢性传染性疾病,科学界也一度希冀借助这一方法终结艾滋病的流行。

今日热点

小编推荐

频道热点

关闭
X
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